我的眼睛看世界

2020年10月23日

品位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3:40

小时候读许浑的咸阳城东楼,觉得溪云初起日沉阁写的很别扭,就有老师说一定是我偷懒,背诗背不下来在找借口。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这真不是我不肯背书,而是这一联犯了合掌,是对句大忌,浪费了那么精彩的一句山雨欲来风满楼
又比如多年以前,我在鼓浪屿的一个小博物馆里闲逛,满屋子不甚精彩的展品,忽然对面墙上有一张画感觉还不错,宛如狗食盆里的一块肥牛肉,于是赶紧凑过去看看……落款是唐寅——纵然不是真迹,也起码要有两分神似才敢做赝。再看周围的几张字画,都是无名的作者,自然是比不得这幅不知道真假的唐伯虎
其实小时候的我哪里知道什么联句的规矩,只是因为读的多了,有的对句很顺,有的别扭,自然就知道了好歹,然而彼时若是有人问我哪里好哪里不好,我也是回答不出的——不光是我,便是诗中老手,恐怕也很难说别人的作品哪里好哪里不好。譬如王维赞孟浩然微云淡河汉两句,就有人打趣,要王维说说好在哪里。王维也只合说,好句妙处,只可意会
王维也算会写诗的,尚且说不出个所以然,那么这诗句中的精微差异我就不去白费劲了。而我连写字都是全靠捋了一点许老太爷的叶子,就更别说画画了,能看出个好歹,也全靠了博物馆去的多,看过几张好画,看过几个好物件
审美品味和对艺术的感觉不是学出来的,而是养起来的
写代码也一样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