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9年03月26日

政治正确的故事怎么拍都会得奖

Filed under: 视听 — gcd0318 @ 03:07
听说很多作家写故事,都是先想好了结尾,然后去补中间的情节,就像这个片。这是个很没悬念的片,哪怕不知道本事,看开头也能猜到结尾,一定是音乐家变得更加接地气,而大嘴也政治正确的放弃种族歧视,唯一的悬念是用什么剧情来填补开头和结尾之间的鸿沟
放下本事不谈,单说剧情,毫无疑问这是个关于种族歧视的故事,但又不仅仅是种族歧视,博士和大嘴之间除了黑白的差异,还有精英和市井的隔阂。更增加剧情张力的是,黑人博士接受过高等的艺术教育,是优秀的钢琴家,能讲多种语言,一直表现出的是精英文化熏陶下的举止言行,深沉礼貌,而白人大嘴却代表了市井,作为意大利籍的美国人,在酒吧做招待,也许还要兼任打手,有各种来自街头的小手段。其实这两个人都不是WASP,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而只是因为大嘴稍微白一点,而黑人是歧视链的末梢,所以大嘴歧视黑人,甚至变本加厉的歧视黑人,因为大嘴也是歧视链的下游环节,所以他连黑人用过的杯子都要扔掉。但是因为酒吧临时停业,大嘴不得不另找一份工作,阴差阳错的就成了博士的司机,和博士的乐队组合一起去南部演出
从纽约去南部演出,这是个很有寓意的背景,众所周知美国历史上曾经的南北战争,官宣的说法是为了解放黑奴,其实恐怕并不这么简单。像我这种书呆子,总是喜欢掉书袋的,所以不妨把这个背景稍微啰嗦几句
美国是很少有的先立法后建国的国家,首先由各州代表组成大陆会议,在会上确立了宪法,然后按照法律程序建立国家,选举总统。宪法中明确了一些基本的纲领,这其中就包括人人平等和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但是在讨论黑奴问题的时候,这两条纲领就遇到了冲突,因为奴隶算是财产,那么黑人到底算人还是算财产,是不是可以和白人平等,就成了问题。而且这个问题主要出现在南部,因为南部各州的代表主要都是奴隶主,都有大量的黑奴在农场做工,如果黑人成了自由人,除了农场的奴隶主失去了免费劳动力,还牵涉到各州要按人头给联邦政府纳税的问题,黑人如果是自由人,就要多纳税,这就侵害到了奴隶主的利益,因此不能给黑人以自由人的身份。但是美国众议院的议席是按照各州人口分配的,人口多的州可以有更多众议院议员,所以如果把黑人当成奴隶,那么南部各州的人口数量统计就不包括黑人,这么一来,南部各州在众议院的议席数量就会少,这当然也不是南部各州愿意接受的。因此,南部各州本来对黑人的问题就是进退两难。经过南部各州之间以及南部各州和大陆会议之间的不断拉锯,最终确定,黑人还是奴隶,但是算人口的时候只能算0.6,也就是南部各州无论纳税还是分配议席,都按照黑人数量的0.6倍加上白人数量来计算人口。问题看似解决了,但是也只能算是暂时的解决了。南部继续保留黑奴作为免费的劳动力,纳税只有0.6,这样就迅速的积累了财富,日积月累,财大必然气粗,这时就出现了教科书上所谓的“政治经济不平衡”,南部对0.6的议席也不再满足,继而要求更多的政治资源,并且以脱离联邦相要挟,这当然是联邦政府无法接受的。后来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南北战争,李将军指挥北部联军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黑人在法律上获得了自由——制度上的黑白分歧没有了,但是人们内心的鸿沟依然存在,而且因为平等被写进了法律,黑人的平等意识复苏,而白人虽然口头上承认了黑人的社会地位,在内心里却并没有立刻接纳他们,所以从那之后,各种种族歧视引发的社会问题屡见不鲜,白人不愿和黑人住在同一个公寓,同坐一班公车,黑人在人们心里只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所以大学不愿意招收黑人学生,除非是体育特长生,所以很多州不得不立法要求黑人学生录取比例的下限,乃至1992年洛杉矶臭名昭著的罗德尼金事件,这一切都是黑白双方的对立——电影的标题,绿皮书,其实就是一本旅行攻略,记载了可以接待黑人的酒店餐厅的名单
片子一开始,博士是个很自律的人,站有站相吃有吃相,而大嘴是个很街头的形象,打赌吃汉堡吃到满嘴油腻,吃炸鸡抓起来就塞进嘴里。我不知道博士为什么这么绷着劲端着架子,猜想大概像电影梅兰芳里,以老谭为原型的爷爷对梅兰芳改戏讲过的那个道理,大致是说,那些老规矩爷爷根本不在乎,但是别人都说戏子是下三滥,咱们自己不能放弃,必须对自己有要求,就是要严格的守规矩,咱们自己要是都不把规矩当回事,就更别指望被别人看得起了——很有儒家尽人事听天命的味道。而且其实,晚清到民国时期中国的那些戏曲和曲艺演员的经历也是两重天地,社会对待他们的态度也充满了矛盾,有权有钱的人可以花大把的钱财去捧角,但是绝不会在内心尊重这些艺人,所以言菊朋下海被认为是离经叛道,好好的书香门第却出了个戏子
如果用这样的同理心去看博士在片子前半部分的人设,那么很多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博士作为一个黑人音乐家,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和严格的艺术训练,原本是有资格迈入上流社会的,而他内心也一定曾经有过这样的梦想,但是受限于肤色却无法实现,连演奏肖邦都没有机会——其实肖邦也是个很与时俱进的音乐家,其浪漫主义的曲风无疑是欧洲音乐史上的一次伟大的革新,所以在黑人酒吧里,博士弹起肖邦,竟然毫不违和——无奈的博士只好按照公司的要求,弹一些流行歌曲来赚钱,被白人当成玩物,白人对他的追捧和内心对黑人的歧视也是矛盾的,而且片子里很多地方也在凸显这样的矛盾,当博士在演奏的时候,白人坐在台下礼貌的鼓掌喝彩,而一旦走下舞台,他也只是个黑人,连和白人使用同样的餐厅和卫生间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经历让博士想要赢得尊重,只能从自律开始,即便在白人眼里他只是个玩物,他却也要对自己严格要求,做好一个上流精英应该做的每件事
大嘴在很多时候是在罩着博士,从一开始是按照合同办事,为了按时完成演出拿到工资,到后来和博士一起拒绝演出,去黑人酒吧,而博士也帮大嘴写情书,想要去酒吧做免费的表演。渐渐的,两个人在靠拢,博士学会了手抓着吃炸鸡,而大嘴学会了表达自己深埋在内心的情感,帮博士打架,发自内心的维护着博士的利益。而随着两个人关系的演化,外部环境仿佛也在变的友善,拦住他们车的警察也不再找麻烦,而是告诉他们,车胎坏了,注意安全,一切都在软化,一直到,圣诞夜,博士敲开大嘴的门,大嘴和博士并肩出现在家人面前
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局,也是一个很政治正确的结局,所有人从一开始就会想到结尾会是这样。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是戏,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计,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是生活,意料之外情理之外的是屁
这是个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之所以它值得被改编成为电影并且获奖,就是因为,这事,不现实,一直到今天,在美国,白人和黑人乃至所有有色人种,甚至所有WASP和其他人的矛盾依然存在,冲突依然激烈。奥巴马能当总统什么都不代表,毕竟奥巴马不是黑奴的后代,甚至不是“老美国”——是的,WASP可以接受一个外国血统的人的统治,也绝不会接受一个黑奴的后代成为总统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