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8年04月22日

读大生先生《悬崖边的名士》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8:35

大生先生的悬崖边的名士是本很有意思的小书。说是小书,并不是字少,而是每篇都很短,快速的讲完一个小专题,很适合欧阳文忠公的“三上”读书法,所以我也是上周在上下班的路上读完的
魏晋南北朝上接强势的两汉,下启繁盛的隋唐,处在一次重大变革的转折点上,在中国政治史社会史军事史文学史思想史上都有很多尚待研究的问题,而生活在其间的人们,自然也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姿态。政权的分裂导致地理的分裂,阶层的分裂带来思想的分裂,在这三四百年的动荡和分裂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人,有的可爱,有的可恶,有的可敬,有的可恨
魏晋的社会是正在变化的社会,因此会有不同的人做出自己的选择,有引领时尚的人,有随波逐流的人,也有坚持固守的人。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回顾这段历史,都会有不同的视角,继而产生出不同的感悟。身不在其中的人自然没有那么深的感受,评价那些正在亲身经历这一切的人,往往容易站着说话不腰疼,捧的固然没有搔到痒处,而贬的也容易打不到痛处。而大生先生的文章,多在事情本身上用力,通过记录不同的人的取舍进退,向我们展现出一副全方位多角度的当时文人社会画卷,虽也有个别评论失于偏颇,但总是无心之过,读者自然明白大生先生爱古人至深,因而为逝者多有讳言,景仰先贤之心让人起敬
豪门的形成应该归因于汉代的察举制,虽然和之前相比,取消了官职的世袭,但是察举制本身就很容易产生世代为官。察举最主要的标准是品行和才能,品行基本上就是个无法考察的东西,所以后来就变成了声望,也就是比人气,拼知名度,那肯定是家族人多有钱有势力的名气大声望高,才能虽然“在父兄不能以遗子弟”,但是在那个图书出版印刷发行购买收藏都需要消耗巨大财力的年代,基本上受教育也只能是有钱人的特权,而当官的人更容易形成大家族,更有钱买书让子弟受教育,再加上察举制本身会形成的面子关系和交换推荐,你举荐我的儿子,我举荐你的弟弟,自然就会出现一个家族大量出现官员的场面。我小时候读三国演义就很纳闷,怎么好多当官的都是兄弟父子
但是把真的把这一切推向极致的,还是九品中正制,把人分等,并且官僚的选拔向特定的阶级倾斜。这个做法当然有它的道理,因为受教育程度高的人,通常综合素质确实会比较高,但是它无视了个体差异,搞成了绝对化,这就有问题了。再好的思路,一旦无视个体差异,不考虑异常,那都是要出问题的
魏晋就是这种只看重出身的时代,所以名士多出自大族豪门,而且重视家族关系,因为他们的身份就是来自家族的地位,因此那个时代强调孝道,提倡兄友弟恭,也是顺理成章。而且当时的人们相信,忠臣必然出自孝子之门,那么世家子弟的这种对家族的看重,恰恰也迎合了皇帝的需要。既然家族的地位就是个人的身份,就是每个人在官场和坊间的通行证,这个时代只要有好的家庭背景,不需要才华本领也可以出将入相,这当然就让很多身居高位手握重权的人德不配位才不配位,不能做好本职的工作,来自社会各界的质疑和反对当然此起彼伏,因此社会的不稳定也是理所当然的。然而这个时代的人们,因为以浑水摸鱼为荣,以努力工作为耻,反倒促成了艺术文学思想上的大爆发,倒也真是“国家不幸诗家幸”了。我们身在后代,看这段历史,觉得这些文人谈吐不俗,机锋流转,尤其一本世说新语,捧红了一大批魏晋名士,但是身在当时的普通人,会怎样想?不得而知,因为那些人是没有话语权的,历史留不下他们的心情。正史记载中对男人相貌描述最多的,就是魏晋南北朝,想来那些人也确实是没什么别的特点值得写了
当代治史的人喜欢说,我们对事实的认识是有极限的,但是对事实的诠释可以是无穷的。譬如一件事,换个角度看看,也许意义完全不一样。试举例:
1,清人进关,要求明朝遗民剃发易服,日本侵华,强制推行日语
2,英国人掌管香港期间,只要求公职人员必须学英文,而不在民间普及英文
坊间的历史学票友会觉得,以上1是文化侵略,而2起码在文化政策上比较温和。但也有人说,满清剃发易服是把明朝遗民当成满人来对待,在服饰装扮上实现了平等,不要因为外在的差异导致两个民族之间的不融合,而英国人在香港不普及英文,只是因为觉得香港当地人员构成复杂,文化水平太低,不值得推行英文,甚至觉得劣等人学不会英文,没资格学英文——这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诠释
又比如我曾在老文里提到过的,魏晋流行牛车,有人说是在追求慢生活,我却不信,魏晋因为社会动荡,连骑兵司令都不知道自己有几匹马,想必是又要“天子不能纯驷,将相或乘牛车”了吧?这么乱的社会,不励精图治,不快节奏的生活,还要闲适?我看就是因为知道无路可逃,放弃了吧。所以魏晋流行嗑药,也有人隐居,后世看来总会说,隐居的人淡泊名利,而嗑药的人愚蠢迷信——真的如此吗?在当时的人看来,嗑药是求长生的一种方式,就是要和必死的命运抗争,而隐居才是放弃了抵抗,回避这个世界,听天由命了
还有流行的说法认为,那些看不起朝廷卑劣行为而拒绝做官的人是清高之士,值得提倡,但是换个角度 来看,清高的君子不做官,官位都被浑浊小人霸占,君子把重要的位置让给了小人,这样的行为真的好么?就如同后来的王安石变法,一众自诩道德高古的人拒绝和王安石合作,王安石无奈,只得启用了大量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后来的历史证明,不但变法实施的乱七八糟,而且王安石启用的这些人中,是有一大批上了奸臣传,直到今天都无案可翻的
以上只是举例,用来说明对同一个历史事件可以有完全相反的诠释,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工科生,觉得读历史乃至整个人文学科很有趣的地方——它不像科技,有确定的答案,还可以做实验,人文学科恰恰是接受甚至鼓励不一样的诠释,并且不能实验,因此只能纸上谈兵,说不清楚,所以可以永远的说下去,所有的话题永远都是新鲜的——有人称之为“无穷的魅力”
大生先生于叙述中略有议论,其中有些我也不甚欣赏,但这并不是对大生先生治学态度和学问的否定。很多前辈都曾说过,那些会被我们写成论文去批判的观点都是值得尊敬的,正如鹤寿公为观堂先生题写的墓碑所说,“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一代宗师尚且要面对质疑,更何况今之学人
书中硬伤也有,譬如人名写错之类,终究瑕不掩瑜。常有人说,硬伤必须要改,但在我看来,硬伤都是小事,不过是一些查查资料就知道对错的东西,而思路和眼界才是一本好书最要紧的关节。大生先生立足当代,为我们展现出那个时代的同时,还讨论了这些人和事的现实意义,让我们看到,即便是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有些君子和小人依然活跃在我们的周围。而此书作为一本畅销书,在轻快的节奏里向我们展示那个时代的生活,再加上大生先生接地气的语言,即便是对历史不甚了解的人读来,也应当是颇有趣味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