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8年04月22日

也说孔融的真面目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8:44

大生先生在“孔融的‘真面目’”的章节里描述了很多孔融生平的事迹,对青少年孔融提出了一些新的思考角度,同时对孔融后来和曹操的对抗进行了描写,最后对孔融的评价是:“他,只是用自己的最无奈的方式,在和那个黑暗的时代做坚决的抗争”
其实孔融是个彻头彻尾的文人,基本没有实际工作的能力,做的好的工作也基本上都是动嘴的活,打过几次仗,打一次败一次,给多少兵都能打没了,就仿佛汉武帝手下的狄山,理论谈的头头是道,到真事上乱七八糟。只是狄山尚且知道自己不擅长做事,而孔融不知道,所以袁谭兵临城下,孔融却依然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结果被打的落花流水,有太史慈这样的名将辅佐都不能挽回颓势,不得不向刘备求救,而这也让刘备很是惊诧:孔融居然还知道我刘备啊——这里头有好几层含义,有可能是刘备觉得孔融这么高的身份居然会来求助于自己而受宠若惊,又或者刘备的意思其实是想说,孔融啊孔融,平常眼高于顶那么嚣张,何曾看得起我刘备,现在也有要求人的时候,傻了吧
其实只会说嘴还并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有些人的专长就是发议论,提观点,如果做的好,那也是可以名垂青史的,比如孔子。可是孔融真的是在抗争什么吗?青少年的孔融和成年之后的孔融,真有这样大的反差吗?就像相声瓦舍的节目里说的,孔融如果从小就那么知道让着别人,怎么长大了却不给曹操留面子呢——这个问题当然很好回答,因为孔融反对曹操嘛,所以要对抗。但是相声瓦舍的这个问题背后,则是怎么理解人物传记的问题
人物传记经常会写到青少年时期,往往也是为了和成年后的人物性格言行互相参照,所以李白从小就能出口成章,曹操从小就抢新娘和叔叔耍心眼,而李白考试交白卷,曹操给乞丐送寒衣,这种事都是一定不会载入史册的
当然,人物的性格不可能一成不变,小时候不一定就能代表成年,但是任人怎么努力,在关键节点上的选择取舍,恐怕还是本性在起作用,而这是有可能从自幼的表现看到端倪的。那么孔融的本性是什么呢?这当然需要我们再回去去看看孔融小时候的故事
大生先生讲了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让梨传说,也讲了流传不那么广的收留哥哥的朋友的故事,大概还有人知道,孔融十三岁丧父,而孔融竟然难过的要人搀扶才能站起来,当时人都说他是大孝子,这些都是同年孔融为人称道的事迹
成年的孔融也基本都是伟光正的形象,通观孔融传,经常可见孔融的各种反对意见,有的针对朝廷,有的针对权贵,一派敢于讲话而且坚持真理的气象。比如孔融曾做过检举贪腐的官,在职期间专去针对宦官亲族,而孔融的上级主管官员怕得罪宦官,还找孔融谈话,孔融趁机又使劲的揭发了一番
又比如马日磾出使山东,路过淮南,淮南当时是袁术的地盘,马日磾多次向袁术示好,袁术却留住马日磾,还试图强迫马日磾在淮南做官。马日磾不堪忧愤,吐血而死。等马日磾的遗体送回京城,朝廷想厚葬,孔融却反对,还引经据典的说,马日磾以天子使臣的身份去地方上办事,竟然讨好袁术这种佞臣,古人可以直面白刃面不改色,难到马日磾说自己是被迫的就有理了吗?袁术犯上谋反不是一天半天的事,马日磾在淮南那么久难道不知道?现在陛下不和他计较已经很厚道了,凭什么厚葬。最终朝廷容易了孔融的意见
还有,荆州刘表有僭越行为,朝廷要昭示天下,孔融反对。皇帝想给几个早逝的诸侯王提高祭祀规格,孔融反对,理由是不合礼仪,而且没有前例。很多人建议恢复肉刑,孔融又是引经据典的反对
整个看下来,孔融好厉害啊,和谁都敢唱反调,而且还总能引经据典的给自己找到理论依据,让人拿他没办法。可是这里头似乎有哪点不对,孔融的形象好像有点眼熟
早几年有一群人特别火,他们和各种政策唱反调,基本上不管出台什么措施,他们都会有一大堆负面评价在那等着,而且也总是能给自己找到各种理论依据,只是他们的理论依据不像孔融的那么逼格高,还要通晓三坟五典才能说得出口,他们的理由大抵不出“民主平等”这四个他们只知道字面意思的字——通常我们把这些人叫做“公知”
孔融和公知的共同特点就是,表达的基本都是反对意见,而且说的永远都是政治正确的话,至于有什么用,那是没所谓的。所以孔融反对揭发刘表僭越行为的理由是之前就宣告了袁术谋反的罪行,现在又公告刘表,这样会让天下人都觉得国家是可以被侵犯的——可是分明不提这事更让朝廷以后没法处理犯上的事,更没面子啊
回过头去看看童年的孔融,无论是让梨还是收留哥哥的朋友张俭,乃至后来因为收留张俭而惹上官司,然后三人争死,其实也都是绝对的政治正确,都是会赢得好名声的行为,这些行为和后来孔融的言行互相发明,也确实应了三岁看老的俗话。还有父亲去世后需要人搀扶才能站起来,这种事,听听也就罢了,虽然能博个好名声,谁知道是演技好还是没吃饭
汉代人对名声的重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的选举制度。当时最容易被征兆当官的大致是两类人,一种是孝廉,一种是秀才,前者是关于品行的,后者是关于才能的。我在老文里曾说起过,才能的考察已经很难了,而品行更是无法辨析,盖棺尚且不能论定,更何况活人,大家只是看谁有哪些行为,却无法知道每个人做这些行为的动机,许武说他和弟弟抢家产是为了帮弟弟成名,这种事……呵呵,有人愿意相信,那就相信咯
动机是什么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而当事人自己的话却又是无法求证的,所以大家只好看每个人的行为,以行为论品性,融四岁能让梨,这当然是政治正确的行为,但谁又能说孔融一定不是为了赢得好名声呢?我小时候跟家大人出去串门,别人给我花生瓜子让我抓,我也不伸手抓,都是人家抓来给我,我看过大人眼色才敢接住,别人都觉得我很有礼貌,而只有我知道,我不伸手抓瓜子,是因为我手小抓不多
成年的孔融所有言论也几乎都是围绕着政治正确来展开的,他才不在乎别人的行为是否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有什么前因后果,只知道引经据典,反正实际做事的不是他,他也不知道怎么做实际的事,马日磾如果不向袁术服软能不能顺利通过淮南,后来又是如何被袁术软禁,这些事他孔文举是不要想的,反正马日磾的行为可以在理论上找到漏洞,而皇帝为什么要给几个早逝的诸侯王提高祭祀规格,孔融也是不考虑的,反正这样做不合条文,总之孔融就要反对,来表明自己最政治正确,让天下人都看看,孔子的后代儿孙就是这么敢说话,就是这么有道理,所以有人劝孔融向曹操示好,孔融却要把这人杀掉,恐怕也是因为喊了太多辅汉安刘的口号,上了楼却找不到台阶下来
孔融之所以这么牛气,也确实因为名气太大,好几次有人想杀他,都是碍于孔融的名气和影响力而不得不作罢。这也纵容了孔融,有恃无恐,越名气大越敢说话,越敢说话越名气大,所以孔融就必须永远这么说话,保持住口径,因为他说话的口风和他的名气是互相依存,相辅相成的,而那些围观孔融的人,其实也乐得有这么个代言人,说自己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他们只需要给孔融鼓掌叫好就行了,反正就算有事,也是死方丈不死施主,杀君马者道旁儿,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看热闹的嫌事不大——但是孔融的文章虽然久负盛名,读来却也是形式大于内容,洋洋洒洒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作为东汉末年乱世里的公知,孔融最终的下场大生先生介绍的很清楚,就是死在了他自己一直在捍卫的礼法上,被抓了一系列不合礼法的言行,安上了情屈命不屈的几条罪名,依法处死——也算死得其所了
而同时,我们却应该从孔融身上去思考,如果孔融不是精分,如果孔融不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那么究竟是什么让孔融成为孔融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