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8年04月21日

和苏子一起夜游承天寺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5:54

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特别短,就像个流水账,全文如下: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就这么几句话,比有些词还要短,却成了千古名篇,至今还能看到对它的各种曲解,说什么苏轼在这里寄托了心里的抱负,之类之类的
滑稽得很,我曾在老文里提过,苏子在夜游的时候应是真的很快乐的,所以才把这件事写下来,行文毫无滞涩,倘若是心有郁结,不会如此流畅,而且以苏子骄傲的性格来看,也不太可能和人发牢骚
先来看看这篇文章吧,其实都没什么好讲的,这么短短的几句话,而且非常浅白,不过是说:那天晚上躺下睡不着,看月色挺好,于是起床去找张怀民玩,这种美景天天都有,就是没人像我们俩这样有心情去欣赏
这篇文章的时代背景很清楚,元丰六年,也就是苏轼被贬黄州的第四年,所以各种解说都会拿乌台诗案说事,说什么苏轼郁郁不得志,在这里闲着没事做,和张怀民一起看着美景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可是,毕竟那些事已经过去了四年,而且大难不死,逃出生天,所以才有空去欣赏和描写这么美好的景色,怎么看都不是发牢骚,而且通篇没有提到自己,完全不像是在用美景反衬糟糕的心情,只是真的很享受这夜景和月色
不过毕竟,苏子当时的心情应该实在是不好的,所以才会用这么简单的句子写这么小的事,深夜和张公在庭院里上月,不提饮酒,不提听歌,不提论文,不提赋诗,只说月色,也不多说,两三句话,却很开心——可是也让人奇怪,这有什么可开心的
是的啊,这有什么可开心的?我在老文里曾提过,为什么苏子会为这么简单的事而快乐?因为压抑的太久,太久没有过这样的轻松,一点点的快乐都会非常刻骨铭心
苏子那段时间应该确实是很苦闷的,但是苏子在和张公庭院赏月的那个晚上,应该也确实是真的很开心的,苏子那时候是很闲的,苏子很可能也并不满意这样蹉跎着岁月,但就在赏月的时刻,我希望苏子心中想的是:能天天看着这样美的月光,也挺好的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