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7年11月30日

啰嗦的名字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18:46

中国人的名字结构有点复杂,有姓有氏,有名有字,有称有号,怎么用也大有讲究,万幸现代社会不在意这个,用错了关系也不大
现在所谓姓氏几乎是一种东西,但是古代则不然,姓表示血缘,同姓就是有共同的祖先,氏表示一个祖先下的不同分支,而且男子称氏,女子称姓
再说名和字,基本上,称呼别人一般不称名,因为称名有贬低的含义,因此一般用于自称,比如诸葛亮自称亮,刘备自称备,而字就是用来对称的,也就是别人提起诸葛亮,要说孔明,提起刘备,要说玄德,称别人的名,大略不脱五种可能:君对臣,长对幼,公文,史书,骂街——所以马超写给刘备的遗书里说“臣门宗二百余口为孟德所诛略尽”——马超全家都被曹操杀了,还要称其为孟德,因为马超的家族是上百年的贵族,世代簪缨的家教让他不会称曹操的名,显得太粗鄙
那么,比如著名的齐太公望,俗称姜子牙,他的姓是姜,传说祖先辅助大禹治水有功,封在吕地,因此以地为氏,所以是姜姓吕氏,名尚,又名望,字子牙,也有说子只是个称呼,相当于先生,其实人家字就是牙,那么按照前面提到的规矩,其实应该称其为吕牙,尊称太公,所以史记里就称其为太公望
有了姓氏,家族关系亲疏远近就明确了,而且各个姓氏分布各地,还会形成各自的郡望,比如隋唐年间的崔卢李郑王之类,甚至有人为了和这些大族套近乎,做出各种令人不齿的行为
很多家族还有祧名,也就是一个家族的同一代人取名的选字有一定的约束和联系,比如要有同样的字,或者同样偏旁部首的字,例如演义小说里杨家将的杨宗保杨宗勉杨宗英,一看就是兄弟,再比如红楼梦里贾政贾赦贾敏,也能看出是同辈,这种起名字的方式,我见过的最早的例子,大约是刘表的儿子刘琦刘琮
可考证的祧名延续最久跨越辈分最多的,大约就是孔孟家族了,一般人家的祧名用字都是用完了从头再来一轮,唯独孔孟,历代皇帝为孔孟选定了祧名的字,到现在还没用完,而且听说又续上了更多的字,而且严格遵守,所以孔孟后人只要看看名字,就知道彼此的辈分关系,而不必纠结年纪的差异,这其中,如果孔孟用的是一样的字辈,孟要比孔小一辈——譬如我之前一位同事,居然是孔祥某,这辈分大的吓人了,想当初民国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孔家的当家人就是孔祥熙,我居然和孔祥熙同辈的人曾在一起工作过
而祧名最闹心的,大概是明朝的皇族吧,姓朱是改不了的,第二个字是辈字,第三个字要每个辈分按照五行相生的顺序排列,比如木生火,所以朱佑樘后面就是朱厚照。皇帝家起名字,必须统一管理,而且因为皇族没事做,生孩子又快,结果经常是孩子生出来好久,名字还没审核批下来,十几二十岁该结婚了,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看来名字的获得和变化,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又比如譬如有的改名是来自避讳。古人相信名字有某些神秘的力量,能影响人的命运,这种因避讳而改名的事史不绝书,红楼梦里也有,比如香菱改了秋菱,还有林红玉,都是因为避讳而改名。所以一直到今天,还有所谓的根据姓名笔画算命的,还有为了给孩子起个所谓的好名字而一掷千金的父母,还有人把生辰八字和姓名生肖结合起来,彼此互补,以为就可以让人生更圆满之类
还有很多时候换了名字就是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譬如过去讲究幼有乳名,入学有学名,成年有字,立业贺号,西游记里师徒四人都至少有两个名字,唐僧小时候只知道叫江流儿,这几乎不算是个名字,长大了叫玄奘,是十八岁成年皈依佛祖的时候师父给取的,而后取经之前唐太宗又赐了三藏这个法名,三个徒弟取经前都有名字,加入取经四人帮之后唐僧也都会为他们起个新名字。孙悟空是拜师的时候菩提祖师起的,另有一个名字是唐僧起的孙行者,猪八戒官名猪刚鬣,观音菩萨于他受戒时起了个法号猪悟能,后来皈依唐僧,又得名猪八戒,还有沙僧,菩萨起名沙悟净,唐僧叫他沙和尚——这沙和尚还真不是个称呼,而是师父给起的名字
这么看来,孙悟空两个名字,但是没有菩萨给起的名字,沙和尚有两个名字,分别来自菩萨和唐僧,只有猪八戒名字最多,三个名字,分别是官名、菩萨给的法名、唐僧起的法名。而这三人的名字,又凑巧都有个悟,倒是符合了同辈的祧名,悟能和悟净是观音菩萨起的,很可能早就想好了,那么悟空呢?有人据此认为,其实菩提祖师也是三宝弟子,化身道门传授孙悟空本领,所以才起出了悟空这个名字,而且说的清楚,门下弟子用“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圆觉”十二个字排辈,孙悟空是第十辈——这十二个字,随便拿出来两个拼一下都是一个和尚的名字嘛
也有人说,之所以观音菩萨没有给孙悟空和唐僧起名字,是因为后来唐僧成了旃檀功德佛,孙悟空获封斗战胜佛,都是成佛的身份,位在菩萨之上,所以菩萨不能给他名字,因为命名权就是所有权,应当是来自更高权威,只有特定的人有命名的资格,比如生孩子一般由父母来起名字,或者请祖辈或其他父辈敬重的关系密切的德高望重或者位高权重的人来取名字,所以当初灵君命我为他的孪生公子取名择字,这于我也是莫大的体面
唐僧的名字来自师父和皇帝,孙悟空的名字来自师父,猪八戒沙和尚也有观音菩萨给取的名字,唐僧在收每个徒弟的时候都给他们起个新名字,因为,命名权就是所有权
是的,命名权就是所有权,所以鲁滨逊抓到一个野人,收为奴仆,就要给他起个名字叫星期五,现代人的家里恨不得每个成员都给宠物起不同的名字,让猫狗都不知道到底哪个是在叫自己,小孩也会给自己的每个玩具都起一个名字,除了他自己谁都分不清哪个名字对应的是哪个玩具,而红楼梦里丫鬟都是由主子定名,换主子的时候经常还被改名字,譬如珍珠改了袭人,鹦哥改了紫鹃。小时候看过一个电视剧叫《离别广岛的日子》,里面的女主角是个日本侵华期间来自日本的女孩,在日本的名字叫竹田繁子,日军撤离的时候流落在中国,被一户中国北方农民收养,取名荞荞,后来几经辗转又被另一家蒙古人收养,改名高娃,而后三家人对她不同的称呼,传达了三份不同的情感,还因为要用哪个名字起过争执。这三个名字,不但是三个家族对其所有权的宣示,也是她三段人生的经历——这样的用不同的名字标记人生不同阶段,也在红楼梦里出现过,譬如香菱一生的几次改名,甚至香菱最悲惨的被拐卖阶段,其实是没有名字的——没有名字,也就没有了存在感,仿佛这个人不见了一般,真是最悲惨的一段经历
说回我自己吧,年轻时候的我,有段时间换女友——好吧其实是被女友换——之后对前任还有些挂念,曾有朋友在酒桌上问我,会不会叫错女友的名字,尤其说梦话的时候,把Alice叫成了Betty,我说不会,因为我称呼她们每一个都是Honey,永远错不了——这也不一定是笑话,因为我确实会给每个女友取个名字,因为这是在履行我的命名权,也就是在宣示我的所有权,用一个特有的名字来告诉全世界,她是我的
这两天开项目会,为了几个需要交互的变量的命名,两个组的人吵了几个小时,我在旁边默默的听着,心里想,其实变量叫什么名字都是次要的,又不影响功能,佛家说不要纠结名相,他们美其名曰为了清晰可辨识,但是其实谁都知道,他们在拼死也要捍卫自己的选定的变量名,这不仅仅是谁要去改代码的问题,而是因为,命名权就是所有权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