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7年07月14日

他也挺像那两位皇帝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4:21

上次写了宋徽宗李后主的话题,有朋友看到最后,看到我说曹雪芹,跟我说,与其说曹雪芹,不如说贾宝玉——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贾宝玉在这一点上体现的更明显,而且毕竟,很多人说贾宝玉就是以曹雪芹为原型的
研究红楼梦的人应该都知道脱母入父的说法,大致就是说,传统意义上我们有严父慈母的说法,儿童时期的人是随母亲的,母亲主要照顾的是孩子的饮食起居,这个时期的人是会比较任性的,展示的主要是动物性的本能的一面,饿了就要吃,冷了就要穿,高兴了就笑,难过了就哭,想要了就抢,而小儿不可能总是这样,他们要长大,这就面临来到由父亲所代表的社会里,参加社交,成为一个社会的人,群体里的人,就需要学习各种规则,限制自己的行为,约束自己的欲望,而贾宝玉的这个过程应该说是还在缓慢的进行中,一方面他受到贾母和王夫人的庇护,可以在大观园里为所欲为,展现小孩本能的一面,而另一方面,贾政却在要求他学习仕途经济,贾宝玉夹在中间,任由自己的惰性发展,拒绝脱母入父,所以就连史湘云劝贾宝玉学些仕途经济,贾宝玉都要发脾气,还说林妹妹就不会说这种混账话,如果林妹妹说了,那我也和他(科普常识,免得被问:原文如此,“她”是民国才开始用的,曹雪芹那年代只有他没有她)生分了——弄得林黛玉心里一下乱了
林黛玉在贾宝玉心里的位置当然是有目共睹,但仕途经济是贾宝玉的雷区,就算林妹妹也不能碰,这倒是可以看出贾宝玉有多么拒绝脱母入父,拒绝走进社会
但是矛盾的是,贾宝玉喜欢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前提就是要维系家族的百年辉煌,有收入有财产才能有大观园,而贾宝玉既然被内定为贾家的继承人,这个责任毫无疑问的落在了他的身上,但是贾宝玉却拒绝接受这个责任,满心里只有悠闲的生活,这种纠结和自我的矛盾,恐怕也注定了贾宝玉的一生将会是个悲剧的结局——过去有说法认为曹雪芹写红楼梦,是要展示封建社会的腐朽,反对贵族阶级,其实恐怕根本不是,曹雪芹本来也是这样的家族里出来的人,曹家经历过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荣耀,到曹雪芹这时候败落了,曹雪芹难道不想恢复家族的光荣与梦想?他当然不会反对那个曾经给自己带来优越感的阶级,所以红楼梦通篇都是在维护着所谓的封建礼教,但是曹雪芹毕竟也没有搞仕途经济,而是每天写文章,任生活落魄
所以曹雪芹和那两位伟大的艺术家同时不合格的皇帝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拒绝扮演自己的社会角色,完成自己的社会任务,而是心里只有自己的世界。其实这也没什么,我早就说过,人,毕竟还是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才算是活着
说实话,以前每当发觉长大了就失去了小时候的梦想时,我就会觉得悲哀,不是为那终将失去的梦想,而是我发现,成长就是以失去梦想为代价的。但是有时候也挺不理解那些不愿意脱母入父的人,为什么要拒绝成长呢,小孩子太复杂了,又是心情又是想法的,摸不透,成年人的世界多简单,只有利益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