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7年06月21日

稍微挖一下赵括这个没营养的老坑

Filed under: 科普 — gcd0318 @ 04:03

十几年前在论坛写接龙,写了没几篇就越来越荒诞,然后很快便没人再写了。后来我把已经写的收集一下,重新整理,打算写成黄石公传奇。故事开了个头,写了不到十万字,楔子还没写完,电脑出了几次大故障,在那个备份全靠复制粘贴的时代,自然也就丢的不剩什么了
现在大概记得,故事的开头是从长平大战结束讲起的,而长平大战无疑是战国后期很重要的一场著名战役,唯一在军事上有可能对抗秦国的赵国从此失去了争雄天下的可能。长平大战的内容在黄石公传奇里只有几段文字的涉及,然而为了说的清楚准确,我当初找了大量文献来参考,越读越觉得,从古至今很多人分析这场战役的成败得失,总会归咎于赵国用人不当,赵括能力不足,无论学术界还是民科都普遍是这个口径——但是其实,哪有这么简单
我们分析任何一场战役,都可以用这样的格式:(部分的)罗列胜负双方的行为,逐个定性,胜方做对了什么,负方做错了什么,最后得出一些看似有理的结论,给胜方歌功颂德,给负方扣帽子。这样的分析和研究其实很好做,谁都可以插上一手,反正开着上帝视角,想怎么说都可以,古人也不会起于坟墓和我们理论一番,单个案例来看完美无缺,然而什么用处都没有。中国传统史观认为,学习历史的目的之一是要知兴替,总结成败的道理,向古人借智慧,那么这样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有什么用呢?所以我就尽量基于传世的记载(但也不排除借用部分考古的发现),以长平大战这个看起来几乎没什么争议的案例来示范一下,不靠谱的研究都在干什么,以及对一场古代战役,还可以有什么不一样的理解方式
首先我们来根据史料还原一下事情的经过:秦国攻打韩国,割断了上党地区和韩国领土的联络,使之成了一块飞地,韩国中央政府为了停战,打算做个顺水人情,把上党割让给秦国,而上党地方官冯亭不愿意归顺秦国,于是求抱赵国的大腿,提出如果赵国能搞定秦国,上党地区愿意归顺赵国。赵国上下经过激烈的讨论后,还是接收了上党,抢走了秦国到嘴的肥肉,秦国的矛头于是转向了赵国。秦军战斗力当然是恐怖的,最初在长平对峙的是赵国的廉颇和秦国的王龁,廉颇只能节节败退,最终成功的建立起了苍空岭、丹河和百里石城三道防线,但是也只能防守,而无法彻底击退秦军。秦军希望速战速决,因此派间谍去赵国散播谣言,说廉颇老而无能,不敢出战,其实赵国最可怕的名将是赵括,云云。赵国内部果然上当,派出赵括,并且发出倾国人马,秦军也趁机暗中换将,杀人魔王白起接管了前线指挥权。以后的故事想都可以想出来了:赵括被白起一顿暴打,相传丹河得名就是因为死伤战士的血染红了整条河。战争之惨烈可想而知,最终长平大战以赵国完败而宣告结束,四十万赵军投降了白起,然后全部被坑杀(一般认为是活埋,但也有人号称考古发现了尸体坑,其中大部分是先杀后埋的)
现代史学家对这个过程本身其实争议不少,比如白起到底有没有坑杀四十万赵国降兵之类,这当然不是现在我打算聊的事,我只想基于以上传统史料记载的内容,说三个问题:
1,赵括到底会不会打仗
2,任用赵括是不是用人不当
3,长平大战的胜负手是不是赵括的盲目出击
这三个问题,看似都有明确的答案,赵括当然是不会打仗的,任用赵括就是派错了人,而长平大战赵国输就是输在赵括指挥不当上——真这么简单?那我也不用在这扯淡了
赵括会不会打仗,恐怕很难说,因为以赵括为主帅的见于史料记载的战例只有一次长平大战,对手是杀人魔王白起指挥的虎狼之秦。以战例来看,白起毫无疑问是当时的名将,而秦军素称虎狼,战力也是可观的。败给这样的对手,便说赵括不会打仗,似乎有点证据不足。赵括其人,将门虎子,军事素养其实还是不错的,史记对他的军事理论有五个字的评价:天下莫能当——也就是说,史记认为赵括是当时天下第一流的军事理论家。赵括的父亲赵奢也是一代名将,功封马服君,父子同行,当然少不了专业上的交流,赵括经常把老爹说的理屈词穷,而且作为幕僚也参与过很多战役,也确实出过不少好主意,但是赵奢却说赵括对战争的态度太轻浮,以后如果去打仗,肯定会吃亏。当时蔺相如也说,赵括理论知识很好,但是不懂随机应变,不能因为他出名就让他带兵
蔺相如的名气很大,赵奢是赵括的父亲,知子莫如父,所以赵奢和蔺相如的断言几乎成了后代史家给赵括扣帽子的最重要的尚方宝剑。可是这里头有个问题就是,虽然当时文武还尚未完全分工明确,但蔺相如毕竟是个出身一般的文官,虽然带过兵打过仗,但是很难判断蔺相如的军事水平到底怎么样,也没看到蔺相如和赵括交流的详细记载,所以很难说这个评价的权威性。而赵奢半生戎马,自然是军事的行家,讨论理论不及赵括,起码说明赵括的理论素养确实很不错,否则赵奢大可驳斥的赵括哑口无言,而不用说什么“你小子打过仗吗,只会指着沙盘瞎逼逼”这种倚老卖老的片汤话
当然了,赵奢和蔺相如也不是一点没说对,赵括恐怕确实缺乏实践经验,虽然有机会跟着老爹上过战场,但是毕竟没有实际亲自指挥过战役,如果能有机会锻炼,总结经验教训,然后结合自己的理论知识深入思考,未必不能成为一代名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历史不容假设,谁让他一出道,第一个独立面对全权负责的对手就是杀人狂魔白起呢,这就好像体育比赛,抓阄分组,结果赵括第一场就遇到了后来的冠军,也许他有亚军的实力,却根本没有拿到发挥的机会,结果首轮就遭淘汰。总之,赵括的一生就定格在了长平大战,被钉上了中国古代军事史的耻辱柱
那么现在看来,赵括其实是有还不错的军事理论素养,但是缺乏实战经验,那么任用赵括又是不是错误的呢?其实也很难说
史料记载,就在赵括刚被任命为将的时候,赵括的母亲也表示过反对,还与赵王约定,如果赵括打仗输了,要治罪,不要连累家人,理由是,赵括不像赵奢那样懂得散财收买笼络人心,而是只知道自己敛钱——好吧这似乎算是一条缺点,但是比较后来的王翦,难道这真的也算是个问题吗?王翦贪财是为了自保,那么赵括呢?难道就因为王翦打仗打赢了,就说他为了自污而贪财也是有道理的,赵括打仗失败了,所以就不能贪财了?似乎没这个道理吧,赵括父子为将,都掌握大权,尤其赵括出征长平,那是手握赵国的倾国之兵,和王翦灭楚时候的场景何其相似。先秦兵书经常是政治军事混写在一起,以赵括这种熟读兵法的人,如果深通权谋,自污自保,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所以,谈对错,首先不能只看结果,打赢了就是用对了人,打输了就是用人不当,结果好,所以之前做的事都对,结果砸了,那么之前尝试过的行为就都是错误,这显然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当事人看不到未来的结果,当然怎么做怎么错,更况且即便打赢了,也不能一定说明用人合理,也许只是对手更差,或者运气挺好而已。所以这里我不打算用战役的结果来判断选将是否合适,而是忘记后来的结局,回到罗德岛,只看做选择的当时当地
所以很自然的,有两个问题浮出水面:战国后期选将的标准是什么,赵括是不是最接近这个标准的人选
实际上这两个问题可能更难回答,甚至无法回答。因为似乎中国古代战争的主将选择,一直都没什么标准。孙子兵法提出过“智仁信勇严”的标准,但是历代名将完全符合这个标准的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都只具备其中的三四条而已——其实孙武被选拔出来的过程还是比较标准的,先有理论著作,然后经过考核(虽然让孙武操练宫女,更可能是因为对他的轻视和不信任),最后才参与实战,但这基本是个特例,没有明确记载有军事背景就直接带兵打仗的例子反倒更多。就比如赵括的老爹赵奢
赵奢当将军之前是税务官,因为执行税收政策不折不扣,即便是权贵豪门,该交的税也一分不能少,因此被调到中央财政部。赵奢的第一次军事行动应该是麦丘之战,在这之前是怎么混进军人队伍的,史料没有记载——换句话说,赵奢这次带兵之前很可能并没有打过仗,也没有任何学习过兵法的记载,比赵括当时的条件不见得就好到哪去——或者说,缺乏实践经验,在当时的统帅选拔标准里,并不是什么扣分项。而且如果从结果来看,派赵奢去打麦丘当然不能说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毕竟打赢了嘛,但是打仗之前谁都不知道未来事态的发展,甚至在启用赵括的时候,还可能引用赵奢当例子:既然赵奢能以财务官的身份带兵取胜,那么赵括好歹还是学过兵法的,而且笔试成绩也不错,那么任用赵括有什么错呢?他并没有违反任何选派武将的常规原则,因为……本来也就没什么原则
现在我们对军事统帅都有个一般的认识,比如应该是军事院校毕业,学过兵法,然后在行伍里锻炼,逐级升迁,或者从士兵开始,身经百战,屡立战功,最后被提升到将军,当今世界各国的军事委员会、国防部、军区指挥官,大多数都是这样的一群人。可是这个标准拿去对照古代,就很麻烦,因为史料不会记载每个人的详细履历(很可能是因为史料是文人写的,古代文人轻视军人——这是另外的话题,可以再开一个话题来谈了——所以根本不在乎他们早年间的经历),比如赵奢在财政部工作期间,有没有选修几门军校的课程,卫青在养马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在读兵书,都不知道,所以也就很难理解汉武帝怎么就放心让卫青独当一面——当然了,最简单的解释是,汉武帝一直就是用外戚掌兵而已,卫青霍去病李广利,不都是姐夫外甥小舅子嘛
其实也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还是那句话,当时的文武并没有明确的分工,所以不光开会在一起,教材和学习也都混在一起,既然现在能看到的先秦兵书里都包含政治,那么诗书礼乐课程里会不会也包含有军事内容?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吧,比如春秋时代的大将郤榖得以启用,理由竟然就是他对诗书礼乐掌握的很好,然后就被推荐去带兵打仗了——结果当然也打赢了,所以这件事也是被当成正面典型记录下来的,否则史料恐怕会说,又是一个让书呆子带兵打败仗的例子
先秦的军事课程被放在诗书礼乐课程里一起学习也确实符合逻辑,比如孔子教授六艺,其中射和御都是军事技能,所以大儒曾子的学生里就出了名将吴起——但是曾子并不喜欢吴起,那么吴起的军事知识是不是跟曾子学的,就很难说了。又比如季康子问冉有是不是天生就懂军事,冉有说是跟孔子学的,这么看来很可能孔子也懂军事——当然了,也不排除是冉有故意给老师脸上贴金。而且看孔子存世的言论,也确实涉及军事,但都只有一些表态的口号,什么国防很重要之类——当然了,儒家本来就是这样,只擅长务虚,有一张好嘴而已——也不能说明孔子就懂怎么打仗。每当要说孔子懂军事,总会有人说孔子担任大司寇期间的平叛战役,但是毕竟,这不是孔子亲自指挥的,孔子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看报告而已,连运筹帷幄都不能算,所以也不说明孔子懂军事能打仗。如果这都能算孔子的军事表现,那么大破朱仙镇也可以算是秦桧的战功了?不能这么滑稽吧。而且孔子还明确表示过自己根本不会打仗(当然了,也有人说,那是因为孔子不喜欢卫灵公,或者觉得治国还是要用仁义道德,不能依赖军事,但是毕竟,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谈军事也是必要的,为什么要回避呢),那么冉有所谓的向孔子学打仗,到底靠不靠谱,读诗书礼乐能不能学到统兵打仗,也很难说
如果我们继续打开上帝视角,看看长平大战以后的军事史,我们大可把各种有史料记载的战胜的或者战败的武将都拉个名单,然后归纳这些主帅的共同点——这当然是很好的做法,从现象里归纳规律——那么我们就会惊喜的发现……根本没有共同点。有经验的名将可能战败,而初出茅庐的生瓜蛋也许就打赢了——其实这是废话,一场战役有胜就有败,双方也不外乎有经验和没经验而已
既然选将本来就没有标准,谁也不比谁胜算更大,那么任命赵括打长平大战到底是不是错误的选择,就更说不清楚了,不过,直接认定赵括接替廉颇是个错误,理由很不充分
总之,赵国的命运,就交给了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孩手里。那么长平大战的结局是否就此注定了呢?这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果按照流行的历史研究法,自然是说赵括做错了什么(比如冒进),白起做对了什么(比如绝粮),然后说就是因此导致了战争最后的结局——我还是要说那句话:真有这么简单吗?这里我打算用纪事本末的方法,先来看看长平大战的前世今生
接手上党飞地是秦赵一战的直接原因,所以从司马迁开始,一直到今天,一直有学者和爱好者评价说,若不插手上党,也不会有这场大战,而同时,历代反对这种说法的人也不计其数,甚至还有人说,上党这块地,就是韩国故意挑起秦赵纠纷,妄图嫁祸赵国,让秦国忙于对付赵国而无暇攻打韩国的计策(但是在史记和战国策中都记载可以用来反对这个说法)——但是还是我之前说过的,站在当时赵国的立场上,谁也不知道后来的结果,而且三晋乃至山东六国联合抗秦,本来也是连横策略的一部分。所以接手上党,其实不能说是个错误的决定。而且赵国作为当时的军事强国,又和秦临近,边境上小规模冲突一直就不断,秦赵一战势在必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即便这次上党的事没有打起来,早晚也还是要以别的理由打一场的。所以,躲肯定躲不掉,而且实际上赵国在接收上党的问题上,也是产生过激烈争论的,反对派的核心理由就是,赵国综合国力毕竟不如秦国,动真格的没太大胜算,可是支持派考虑的则是上党这块地方对赵国的边境安全影响太大,一旦秦国占了上党,就有了进攻赵国的跳板——实际上这就和几十年前抗美援朝的局面一样。而且毕竟,虽然秦国和美国都比当时的赵国和中国的综合国力要强,但是这种远程作战对国力是太大的考验,以至于国力的优势到底能转化成多少胜势还是个未知数。而且当时我们的一批开国老帅都在,军队也是刚经历过战火的洗礼,赵国也仗着还有名将活跃在战场上,比如百战老将廉颇还能带兵,甚至一直到多年后所谓的“一饭三遗矢”的时候都依然还是很能打的。所以几十年前我们选择了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两千多年前的赵国也选择了接管上党,直面秦国——要说也对,对韩国来说,上党根本无所谓,反正保不住了,给谁都行;对秦国来说,上党是东扩出关的跳板,所以赵国来说,上党就是抗秦的第一道门户,接收下来还是有好处的
后来的战局发展也确实让赵国很无奈,廉颇一路节节败退,勉强转入死守,任凭秦国百般挑衅也绝不应战,让秦国每天运送大量军需给养而毫无收获,两军进入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需要强调的是,这种死守战术,恐怕并不是廉颇的主动决策,而是不得已的选择
但是这样的平衡很快就被打破了,秦国散布谣言,令赵国换上了年轻的赵括,替下老帅廉颇,同时秦国却用死神白起换下了王龁,然后随着赵括的所谓冒进,命运的天平瞬间倒向了秦国
那么赵括为什么要轻易突击呢?其实也很值得思考,一般的说法是,赵括没经验嘛,不会打仗嘛,所以决策错误嘛——真这么简单?赵括毕竟是个军事理论非常扎实的高才生,连广大军事票友和历史爱好者都知道的常识,赵括肯定也懂——那么为什么还要这样打呢?让赵括一个人背起长平大战的黑锅,恐怕实在是有点压力山大,因为毕竟,仗根本不能这么打,人根本不能这么用
秦赵综合国力的差距是显然的,从现代的考古发掘上可以看到,秦国当时的冶金技术领先山东各国,这必然也会体现在农具上,加之关中原本就是沃野千里,而同时郑国渠等一系列基础建设也让国家的生产力高速发展。商鞅变法以后,秦国建立了能最大限度发挥国家战争机器作用的制度,无论是军事动员能力还是后勤保障能力,都让秦国无惧打消耗战,所以长途奔袭打上党,一打就是三年,秦国撑住了,而且未必比赵国撑的更辛苦。所以赵国高层急于求战,这才会让赵括接替廉颇这个以“勇气”著称的“防守专业户”。回忆一下麦丘之战,廉颇和赵奢一起开会讨论作战方案,廉颇就觉得这仗没法打,但是赵奢却说,很难打,但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结果还真就给打赢了——如果从结果看,最后赵奢打赢了一场连廉颇都觉得难搞的仗,可谓是打的廉颇的脸啪啪啪。那么即便我是赵王,眼看着廉颇每天花那么多军费,先是打一仗败一仗,然后干脆连打都不敢打了,再想想当初的赵奢,想想赵奢五年前刚在阏与之战(很可能也是赵奢的最后一场大战)大胜秦国,两下对比,我也会觉得,但使马服赵奢在,不教秦军度上党——诶,马服赵奢虽然不在,可是他儿子在呀,而且小赵的军事理论比老赵还扎实,现在就连秦国自己都说小赵比老廉厉害……看来赵括换廉颇,应该也不能算是个错误的决定吧——还是那句话,我们开着上帝视角先偷看了剧透,才会觉得不该换,可如果你在当场当时呢?站着说话不腰疼。所以换下廉颇,启用赵括,表面上看,是因为中了秦国所谓的秦国只怕赵括的烟雾弹(可是真的是烟雾弹吗?秦国难道不怕赵括吗?王龁已经把廉颇打成缩头乌龟了,如果赵括不如廉颇,那还有必要换上白起吗?阵前换帅是多大的风险,大家心里都有数,而且换还不好好的换,还是偷偷的换,保密级别那么高?狮象搏兔全力以赴,但也不至于下这么大本钱吧)和廉颇要投降的反间计,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廉颇恐怕还真不那么靠谱,后来不就因为乐乘不和,结果去了大梁吗?虽然这时候谁也想不到未来,但廉颇当初能差点和蔺相如玩命,后来能因为对工作安排不满而投奔魏国,难道平时就没有一点别的表现?发个牢骚说点片汤话,也不奇怪吧,所以领导早就看廉颇不顺眼了——后来廉颇从长平战场回来,门客纷纷离去,也说明当时廉颇在国内是不得烟抽的
顺便多说一句廉颇吧,史记说廉颇以勇气闻名天下,实在是讽刺得紧,因为整篇廉蔺传,从这句话开始,全部后面的内容都是在说廉颇是如何当了一辈子缩头乌龟,所有的勇气都用在跟同事斗气上,这其中也包括赵奢说“将勇者胜”的时候,还有后来和乐乘内讧结果叛国出逃。其实廉颇初战长平,也是尝试过面对面对抗的,但是根本扛不住,活生生被打成了缩头乌龟。在赵世家中倒是有几次廉颇打胜仗的记载,但也都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看不出战争的规模和难度——大概廉颇年轻时候确实很英勇,而廉蔺传里写的都是他老迈年高以后的事——不知道司马迁是有多恨廉颇
所以说,换上赵括,就是要他主动出击的,很可能这也是当初廉颇挂帅时候的战略构想,但是廉颇没搞定,只好把正面迎击的战略打成了关门死守。更况且我们现在都知道,更换一把手需要有个过渡期,需要交接工作,上下级关系要磨合,这是个风险很大代价很高的动作,如果不是战略整体的变动,加上对廉颇的彻底失望,应该也不会这么干
所以赵括接班以后,还有别的选择吗?让他上岗就是个信号,就不是要防守的,就是要进攻的,如果还继续防守,那何必要换人呢?接着用廉颇就好了嘛,廉颇本来守的也没什么问题嘛。所以不管当时面对的战场是什么条件,赵括都只能硬着头皮冲出去,直面王龁——王龁?想的美,再说一遍,这时候秦国已经偷偷的派来了死神白起接管局面,而且对外严格保密——廉颇被王龁打成了缩头乌龟,而赵括被白起打死,真是很难说赵括和廉颇谁的水平更高了
其实赵国要进攻也不算错,因为毕竟,赵国之所以能在战国军事史上占据一席之地,靠的就是胡服骑射以来为了在北方边境对抗匈奴而长期磨练出来的骑兵和弓箭队,要扬长避短,寻求进攻机会也并不是个太坏的选择。而廉颇初期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廉颇实在是打不过王龁——或者应该说,赵军实在打不过秦军——所以廉颇只好避而不战
反观秦国,打持久战固然是个风险极大的选择,但是未必因此就怕了赵国,因为长期相持下去,对赵国也很痛苦。而且秦国这个时期军事上的主要表现就是蚂蚁啃骨头,就像古人说的,秦军每出一趟函谷关就打下来几座城,每打一次仗就干掉山东六国的一批军队,不断的消耗着对手的力量,那么和赵国这样拖下去,先死的未必就是秦国
当然了,这是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秦国肯定也不愿意接受,所以想要速战速决也可以理解,但是赵国也无力承担旷日持久的消磨,因此赵王希望前线能主动寻找进攻机会,也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接收上党不能算是个昏招,和秦国开战没有什么错,打拖延战对赵国未必有利,赵括主动进攻自然就有道理,一句话概括就是,战争背后的事都没什么大问题,那么余下的,就是战争本身,也就是赵括的临场指挥了
应该说,赵括还是很积极的,一上岗就迅速开展工作,无论制度上还是人事上都做了调整——因为后来赵括战败了,所以这个行为也经常被人拿出来批评,说他不知道在战局紧张的时候保持策略和班子的稳定,没有逐渐开展工作。但是这个批评,就像我前面说的,就是看着答案下评语,如果赵括打赢了呢?这些人自然又要说,赵括做事雷厉风行,大胆主动,云云。阵前换将当然是个忌讳,但是包括赵括的措施在内的所有改变,到底要为最终的失败负多大的责任,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一句话说清楚的
此外,赵括的勇气也很强大,面对秦军,虽然不知道对方主帅是杀人魔王白起,但我估计就算知道面对的是一代战神,赵括照样会敢于做动作,选择非常大胆,结果露出了破绽,被白起三下五除二干掉——但是这场战争的记载依然有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首先,有一个陈年老槽要吐一下:中国古代对于军事和战争的记载,军队的人数一般都是不靠谱的,越古早的越夸张。就比如长平大战,我是从不相信真的有什么四十万降兵被活埋事件的,我甚至不信当时秦赵两国投入了那么大的人力——四十万人什么概念?北京城八区合并之前,崇文区人口大约是四十万。四十万人一次被坑杀,可见这些军队当时都在一起,而秦军能和四十多万赵军对抗,军力也应该是相当的,再加上战死的没死的,按照史记的说法,赵国在长平损失了四十五万人,而白起传里说秦国在这次大战后,全国兵力损失过半,只有三十万人左右,也就是说,秦国应该也投入了六十万左右的兵力,这样双方加起来就是过百万的兵力——什么概念?今天的中国大约有两百多万军队。一百多万人站成仪仗队也大概需要至少一平方公里的面积,更何况安营扎寨,要有活动场所和训练场所,还有库房食堂厕所宿舍,而且这个级别的参战人员,战场也要很大的面积,以及这么多人如何指挥,这些都很难想象
按照赵国投入四十五万人全军覆没,其中四十万被坑杀来计算,那么深入敌阵的队伍应该不超过五万人,而秦军用来分割赵军的骑兵部队有多少呢?史记的说法是,五千人分断赵军五万人和四十万人之间的联系,两万五千人用来断绝赵军和国内的粮道
五千人的这个比例是可能的,但是实际数量很难说是不是这个数——当时的骑兵没有马镫和马鞍,所以双手双脚都难以派上用场,应该只能通过弓弩远距离进攻,加上快速移动的能力,来发挥骑兵的作用,而且秦赵这种长期对抗匈奴的国家,军队的骑射能力虽然比其他中原国家应该会好很多。中原民族骑射能力差,有个小故事可以体现:李广传里提到过,一支几十人的汉朝军队偶遇三个匈奴士兵,打了一场遭遇战,这里头没有策略没有战术,天时地利大家都一样,完全是拼的士兵的战斗能力和个人素质,结果几乎被三个匈奴士兵全歼,多亏李广及时出现,这才解围。原文本来是要说李广的能力超群,但实际上也侧面反应了直到西汉早期,中原军队骑射技能也还并不够精熟。赵军小分队深入敌阵,要同时防范正面的对手,那么对机动部队的战力也可能会打折扣,而且深入前线的这部分赵国兵力应该也不会全是步兵,按照常理推测应该也有早已学会胡服骑射的赵国骑兵。不过从兵马俑来看,即便到秦统一,骑兵都只是少数,军队的主体还是步兵,秦赵的骑兵步兵比例应该都差不多。如果说西汉的马弓手和匈奴射雕手之间的战力差距大约是十几比一的话,那么打了折扣的五万赵军被秦军几千人分断而无法和大部队取得联系,这也不是不可能,应该还算是个正常的比例——人数固然不靠谱,但是比例还是合理的
那么两万五千人截断赵军四十万大部队和国内的联系,这可能吗?我觉得有点难度。四十万大部队的营寨要多大面积?别忘了后来这四十万人是集体投降的,换句话说这四十万人当时全都在前线。那么秦军要切断这么多人和国内的联系,也需要这支两万五千人的秦军机动部队远离自己的大本营长途奔袭,他们的供给怎么保障?我觉得更可能是分成几班,轮流对粮道定期骚扰,打游击战,就像后来秦末的时候英布对秦军做的事情,楚汉争的时候彭越对项羽做的事情,比如烧了就跑,不求霸占这条道路,只要让对方的粮食送不到就可以
一直到这时候,赵括和廉颇并没有本质区别,都是一开始和秦军正面对战,结果打不赢,然后赵括也转入了防守,顶多就是多损失了五万人的一支先头部队而已,赵军这时候还是期望国内来救援。其实这时候,恐怕秦军的风险更高,无论是五千对五万,还是两万五对四十万,都是比例非常悬殊的以寡敌众,很可能两队全都有去无回。但是秦国变招了,秦王也发下倾国之兵,许以重赏,彻底断绝了赵军的补给和后援
赵军到底断粮多久,史记说是四十六天,但我估计是从粮道被断开始算的,并不是赵军挨饿的日子。廉颇七月还是主将,九月就已经断粮四十六天,就算七月初到九月底,这前后满打满算九十天,四十万大军日常的储备怎么也要有个把月的吧,而且粮道也不是一直断绝的,就算没有补给送到,省着点吃也能多坚持几天,而且也不至于刚断顿立刻就突围
突围的又是谁?是五万人的小分队?还是四十万人的主力?史记没有说,但是却提到了兵分四路多次尝试突围,而且赵括“自搏战”,可见是赵括所在的那支队伍。赵军兵分两路,那么赵括会在哪一路呢?按照常理,四十万大军和五万突击队, 主帅当然应该是在大部队里,比较四十万和五万,孰轻孰重应该很明确的,那么在被秦军分断之后,这兵分四路,又是谁在分?是四十万和五万各自分兵,一共四路?还是四十万人分了三路,加上那五万人的一路?四路突围是各自突破还是对一个突破点采取车轮战?这应该都是对赵括军事能力的判断依据,但是史记都没有详细的描述——那么如何判断赵括的临场指挥是否得当?怎么评价赵括的军事能力?赵括和廉颇怎么比较?仅仅因为赵括失败了,而廉颇还没失败就被换了回去,就说赵括不如廉颇?这就好像吃饭都是因为最后一碗才吃饱了一样,前三碗都白吃了——而且毕竟,赵括廉颇面对的对手不一样,对手的打击力度也不一样,尤其秦国的“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遮绝赵救及粮食”,更是廉颇没赶上的胜负手
总之,赵军的突围是失败的,白起传和廉蔺传都记载,赵括身先士卒,虽然英勇,但还是被射杀在突围的路上,四十万人投降,被白起坑杀(也有说法是杀而后坑,我觉得这个说法比较靠谱,几十万人不可能那么老实的被活埋,而且有考古也在长平周边地区发现尸体坑,尸体都有伤)。但同时,赵世家记载,赵括“以军降”,又好像是赵括也投降了似的。这其实也是史记记载的常态,有人说是因为司马迁面对多种说法难以判断,于是在不同的传记里对同一件事做了不一样的记载,也有人认为,因为史记是司马谈和司马迁先后写成的,司马迁面对老爹的一些说法,虽然不以为然,但又不好修改,于是在别的传记里多写一笔——总之,长平大战以秦胜赵败结束,赵括从此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这里头还有个要说的就是,白起坑杀这四十万人在历史上广为诟病,但其实也可以理解,长平大战之后,史记说此时秦国也是大伤元气,“死者过半,国内空”,如果按照一般的统计,认为秦军有六十万(已经很可怕了,要知道当时秦国人口也才不过六七百万,按照这个比例,中国现代可以有一亿多的军队,吓死个人),而且后来秦国也和赵国一样,是发了倾国兵力,那么很可能秦军的损失也有三十万左右。当然了,这里也有一部分是后来围攻邯郸城的时候损失的,可即便如此,白起这时候应该也和俘虏的人数差不多——这么看来,也不能怪白起心狠,杀人太多,带着和自己军力几乎一比一的俘虏,谁都要心惊肉跳的,降兵怎么安置?军粮够不够吃?他们会不会哗变?也只能简单粗暴的杀光拉倒,否则难道放回去吗?至于是不是活埋,除了前面提到过的,考古发现长平尸体坑里的尸体很多是有伤的以外,还有史记的记载,多次提到诈和杀,却没有明确说全是坑,可见这里头应该也有别的死法,但是总之,都是死在白起手里的
秦国的恢复能力还是很强大的,按照后来的记载,秦统一战争中,仅仅灭楚一战,前后就动用了至少六十万人(六十万是王翦用的军队,李信损失了多少还不好说),应该是灭六国中投入兵力最多的一战,统一后的秦军三十万北上,就是扶苏和蒙恬的长城军,五十万南下,就是后来赵佗的南越军,应该还有一部分中央军,但是后来秦末农民起义中,章邯却要发动二十万骊山徒来打仗,这就很奇怪了,中央没有常备军吗?都打光了吗?就连赵国所谓的竭尽全力打长平,但是失败后,依然有足够的军力守护邯郸,让王龁围攻了两个月打不下来(难道是王龁太差了?可是当初就是王龁把廉颇打成缩头乌龟的啊),一直到后来信陵君窃符救赵,把秦军打了个落花流水。同时,骊山徒临时拼凑的杂牌军有很强的战斗力,一路势如破竹,一直到遇到项羽才被打败,这也很奇怪,是章邯训练有法指挥得当?还是农民军太渣?又或者那些骊山徒本来就曾经接受过军事训练,甚至就是从军队里出来的——好吧这还是前面我说过的那个万年的老坑,史料里对军队数量的记载,都只能呵呵一笑而已
很多人都说,赵括的人生为我们诠释了一个成语,就是“纸上谈兵”。可是如果我穿越到了战国,遇到赵括,会怎样呢
——你就是那个纸上谈兵的赵括吗
——我是赵括,也会谈兵,但是纸是什么
(是的啊,赵括时代是没有纸的,那么纸上谈兵什么时候和赵括有了联系呢?这还真是个值得考证的话题,以后再说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