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6年05月16日

可惜天变人不变,不废江河万古流

Filed under: 视听 — gcd0318 @ 03:05

《百鸟朝凤》这个片子还是很耐看的,有兴趣的去看看吧,虽然这片的排期和票房是靠明星讲面子撑场子才保住的,但是其实,这片值,只是没人会想到去看,因为没有明星,剧情也不讨巧,就像儒林外史说的,缺少“气机流走者”,所以不够吸引眼球。但是陶泽如真是好角,让我不得不再重复一遍我说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那句话:现在只能看着这个岁数的演员飙演技,因为也只有这些人演技够用。其实片子的很多细节颇值得玩味,比如片里提到过的村子都以五行命名,就很有趣味,当然了也很省事,五个村子足够讲一个完整的故事,就算要多几个地名,那就加上日月,就像日本人的一周七天,再多还可以用八卦,用干支,怎么都够用
百鸟朝凤实有其曲,而且是很著名的一支唢呐曲,创作于解放后,听说是1953年,作者是一代唢呐名家任同祥,原本这个曲子除了屡获殊荣,而且确实要求很高的表演技巧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而且恐怕也确实渐渐要被遗忘了,但是现在被这小说和片子一渲染,知名度想必暴涨,而且恐怕以后民间都要以为百鸟朝凤是一曲高规格的葬礼音乐了——真不知道这是片子的功还是罪。片子里几次演奏百鸟朝凤,但吹的根本不是百鸟朝凤。这个曲子很好找,有兴趣的不妨也找来听听,挺欢乐的,适合娶媳妇过年,不适合出殡
原著我没看过,只好跟着电影说情节。片子给葬礼音乐分了等级,把百鸟朝凤定位为规格最高的送葬曲,这颇合中国人盖棺论定的传统,死后给个评价,死者家属甚至举家跪拜,只为给自己的先人求一曲百鸟朝凤,这种现象恐怕只在中国这种史传传统极强的地方才能看到,因为中国人在乎别人的评价,不只是生前,死后也在乎,不只是本人,后代也在乎,史家一根笔能让君王肃然起敬,一字之褒贬,或荣于华衮,或严于斧钺,所以孔子做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但是这种判断有个标准吗?比如孔子编订春秋,其实就是以孔子的个人价值判断尺度来褒贬,因为孔子日后被誉为圣人,所以春秋就成了垂范后世的榜样,让人知道了好歹的标准,所以孔子虽然口口声声述而不作,但其实也夹带着不少的私货,比如顺手就创造出了一套标准,干了“立法”的活
但是片子里,谁配得上百鸟朝凤,其实是没有一个明确尺度的,虽说有诸如德高望重之类的几句话,但最终还是要唢呐班主的判断。唉想不到当个唢呐班主还真累,不但要钻研技艺,教导学生,做家务干农活,还要修身养德,而且更重要的是,周边十里八村的大小事由都得门清,否则没法判断给死者吹什么级别的哀乐。万幸片子里焦三爷明察秋毫,处置得当,也让人信服——是的,让人信服,这是很重要也很麻烦的一点。其实结论的对错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让人信服
片子设定的背景虽然是现代,但巧妙的把故事讲在了乡村,所以描述的还是个典型的中国传统的人治社会。人治社会适合小国寡民,地理位置集中,人口较少,而且彼此知根知底,买东西都可以刷脸,秋后算账,所以欺骗是很难的,在这样的环境里,对一位死者的评价也不会有失偏颇,容易让人信服,吹了不同级别的送葬曲,也不会有人怀疑唢呐班主是不是收了丧家的贿赂,或者和死者有个人恩怨。现代社会就是因为人多地方大,不得不弄出了民主这么个被柏拉图认为最烂的两大政体之一的东西(另一个是僭主)来达到让人信服没有抱怨的目的——而且经常还达不到
现代社会确实很麻烦,越来越开放,人口流动越来越频繁,分布越来越广,也就导致人们对身边的人都不了解不熟悉,物理距离很近的人心理距离很远,楼下的便利店都不赊账。一座居民楼的住户恐怕还不如红楼梦里的一个家族上上下下主子奴才加起来的人多,但是红楼梦里人与人之间熟悉的程度可要比现在的楼上楼下高得多。没办法,这就是时代的变化,每个时代有各自的特点,每个时代的人也有各自的活法,这个时代的人不理解什么叫贵族,也看不懂红楼梦里为什么必须靠礼教管理起这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礼教是什么——不过这并不妨碍现代人整天骂礼教
但是毕竟,时代是要变的,现代化迟早要来,而且就像教科书里反复强调的,从没有哪个旧时代会自甘退出历史的舞台,即便没有观众也要在舞台上多待一会,所以新老时代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在片子里,这体现为生活方式随着时代在改变,尤其集中在那场唢呐班和洋乐队的对台戏上。或许是为了场面吧,片子在这里还加了一场武斗,我不知道小说原著是怎么处理的,但我觉得这样固然很刺激,场面很大,但是却分散了主题,不够震撼人心
两个乐队参加一场庆典,主家已然让唢呐班休息,换洋乐队演出了,而且观众也确实被洋乐队吸引去了,这就是设定好的前提,大环境是迎接现代化的,唢呐班却突然自作主张不计后果的开始演奏,这就有点没必要,反倒把主题做小了。中国自古讲究货卖与识家,只有受到对方真诚的邀请,才会士为知己者死,如果不认可对方的,大可转身走去,就像韩信初见刘邦立刻就走,就是因为没得到刘邦的重视。其实可以把洋乐队的受欢迎和唢呐班的受冷落加以对比,让唢呐班被遗忘在角落,着力渲染这个气氛,然后唢呐班灰溜溜的离开,在庆典之后的游天明身上找戏,而不去讨打架的巧,导致削弱重点,尤其不该让那几个小混混出现,把时代的冲突拍成了一场无知乡民的意气之争,主题都没了——不过求名不求利的意气之争本来也是中国传统中的一部分,就像打官司的秋菊,剖腹的六爷
无论唢呐班还是洋乐队,在观众看来,都是仪式典礼上用来渲染气氛烘托场面的角色,本质上新老两种乐队都在做一样的事。而且听名字就知道唢呐也不是中国自产的乐器,它应该是东汉或者南北朝以后才从西域流入中国,进入中原可能要到宋朝之后,还有人说明朝以前唢呐都不是主流乐器,那么在唢呐之前也肯定有其他的乐器主宰着婚丧嫁娶,难道只允许唢呐取代了别的乐器,就不许别的乐器取代唢呐?你做了初一,别人也能做十五,和尚摸得我摸不得?没这样的道理
可惜就可惜在,时代会变,但人性不变。时代变了,洋乐队来了,但人性不变,只有婚丧嫁娶才会想要找个乐队热闹热闹,唢呐班没有别的用武之地,洋乐队看上的也是一样的市场机会,两下里都是在抢同一块蛋糕,所以碰是必然的。让我们脑补一下这样的场面:过去的中国人出殡,穿一身白找宗教人士(和尚)念经,现代的中国人结婚,穿一身白找宗教人士(牧师)念经,各做各的生意,和平共存,那该多好——反正佛教和基督教都不是中国人发明的
但也只是我说的这么大方,身在其中的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描淡写,因为这不但是物质上的演出费,还有精神上对自己传承的甚至是唯一擅长的技艺的坚守。其实每个行业的人都不妨回顾一下自己这个行业的发展史,无论技术的革新还是艺术的流变,都有明确的时代特点,也都有一些人始终坚持着过去的传统,但更多人是因为新的变革而加入进来,这就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新生事物虽然不一定进步,但一定不会停步
现在我们说“艺术”这个词的时候,通常都是用它的西方传来的意义,其实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很多所谓的艺术都不好算是艺术。西方的艺术更多的是指纯艺术,也就是为了艺术而艺术,艺术有它自身的目的,甚至艺术本身就是目的,包括科学也是,核心问题都是来自学科自身,而不是实现外来的需求。但中国不是,中国的艺术都有太多的外部诉求,承担了很多艺术以外的东西,琴棋书画大部分时候不是作为艺术而存在,而是习惯上被分为教育和技术两类,也就是所谓的道和器。前者比如练字下棋以修身养性,各种书论棋论,都会提到如何通过这种艺术活动来提升自我修养;而后者,就比如片子里唢呐班,要应付世俗的各种仪式,还肩负着替死者盖棺论定的使命——其实这也不算越俎代庖,中国的音乐从一出现就带有政治和社会的意义,有区分等级的作用,对活人也是如此,所以孔子会因为八佾舞于庭而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时代就是会变的,现在没多少人弹古琴下围棋了,人们有其他修身养性的手段,西洋镜里说,只要是人就得看戏,不看戏的是畜生。可是现代人也看戏,看的是电影,不看京剧了
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文艺的寿命当然不可能超出它所依托的社会基础,现在连土葬都没了,谁还会写墓志铭神道碑呢?现在不是它的时代了,每个事物都有它的寿命,早晚是要死的。就像我很早之前说的,我们需要明白这个道理,但这并不是要我们对死亡漠不关心,而是让我们在不得不面对死亡的时候能够坦然泰然,不会手足无措,以及更重要的,无论眼前的一切有多美好,都始终保持危机感,珍惜当下,不要以为铁富贵一生注定,烈火烹油般繁华的宁荣二府也不过百年的运道而已
片子的结尾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勉强找来了个不算团圆的团圆,但也很让人琢磨:然后呢?什么叫遗产?说白了就是给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找个葬身之地,就像瓶子里泡着福尔马林的标本,留着让后来的人们知道它曾经存在。古人追求三不朽,这大概也算是立言了吧——但是谁又能不想立功呢?更何况这里是中国,片子把大环境设置成了传统的中国社会,唢呐又是传统的中国文艺,被保护,就说明它已经不足以支持自身,变成所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就宣告了死亡,这既是个保险箱,也是个死胡同,再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难道真的没有出路了吗?我看是这样的。有人说唢呐可以改变自身来迎合这个时代,我看还是算了吧,让它安安稳稳的死,给它个囫囵尸首,保留最后的尊严。既然不属于这个时代,那就别让一百岁的老莱子粉墨登场彩衣娱亲了——更况且还不是亲生的。当年京艺论坛的酒神网友在谈到京剧革新的时候说,一门艺术一旦已经形成了稳定的样子,就不要再为了迎合时代而改变了,否则即便如古典诗歌那样有极其强大的内核,也会变得面目全非,更何况京剧没有这么强大的内核,只怕会失去自我,不伦不类。这个道理用在几乎所有的传统艺术形式上其实都成立,还是那句话,时代变了,随它去吧,自古以来那么多绝技失传,可惜吗?新的时代自然会有新的绝技,江山代有才人出,儿孙自有儿孙福,今天的经典就是昨天的流行,今天的流行也许就是明天的经典
每个行业的发展史都是这样的一条不归路,也都会有一些人面对变革选择了坚持。坚持只能赢得尊敬,不废江河万古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