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5年11月9日

敢和天子换人质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3:21

还是上次我们说过的郑庄公,可是个牛人,身为诸侯,竟然和天子平起平坐,甚至凌驾天子之上,难怪后来有人说,把天子拉下神坛,就从郑庄公开始
我们都知道东西周之间的那段混乱,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结果犬戎破镐京,周幽王死于战乱,周平王东迁雒邑,延续周朝的王祚,史称东周
周平王东迁是在战乱之后,京城沦陷,被迫迁都,其实就是逃难,自然是破落得紧,幸亏几大诸侯护驾,这其中就有郑庄公的父亲郑武公
郑武公以郑国国君的身份护卫周天子东迁,提供必要的经济和军事支持,护驾有功,做了周王室的卿士,大致就是相当于周王朝的首席大臣,就有点像是总公司CEO兼子公司董事长的意思,很受周平王的重视 。后来郑武公去世,郑庄公继承了郑国的国君位,也同时继承了周王朝卿士的位置。先秦的制度是君位世袭,官位也可以世袭,客观上对人才的晋级是一种障碍,后来很多国家的改革都试图废止这个规则,因此遇到层层阻力,先秦的几位大改革家,也都是因为损害了既得利益者的好处才普遍不得善终
郑庄公继承了郑国的君位和周朝卿士的头衔,又搞定了弟弟的叛乱,和母亲在黄泉和好“如初”,然后励精图治,先后吞并了多个周边的小国,实力越来越强大,而周王室经过犬戎的战乱和迁都,实力大受损失,因此周平王都对郑国非常忌惮,于是想扶持虢国公,立他为卿士大臣来制衡郑庄公。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郑庄公听说周平王扶持虢公,很不满意,就去找周平王发牢骚,周平王碍于郑国强大的国力,不敢违逆,只好抵赖,还是说如果不信,可以和郑国交换人质——当然还是照顾了周天子的面子,以周王子去诸侯国学习的名义送王子狐去了郑国
交换人质是先秦诸侯国之间常见的外交手段,两国订立盟约后,为了表明诚意,就送一个人质到对方国家去,一般都是国君的儿子,称为质子。看来生在富贵家也挺危险的,男的可能做人质,女的也会被和亲,大名鼎鼎的秦始皇,他的父亲就曾做过质子。但是这种互换人质的做法,一般只限于诸侯国之间,换句话说双方身份是对等的,而周天子和诸侯之间交换人质,大概这还是头一遭
后来周平王死后,果然还是用了虢国为周王室的卿士大臣——也就是说,什么交换人质,都白费了
左传对此的评价是很不客气的八个字:信不由衷,质无益也。是啊,原本双方都根本不拿承诺当回事,那么什么担保契约之类的东西,难道能让它更值得信赖吗
虽然古代中国也讲究私凭文书官凭印,但是契约的形式其实并没有很深刻的渗透在社会的方方面面。我总是觉得因为有形的契约具有法律效力,所以和道德相比,应用于管理社会的成本是相对较高的,只会用在比较中大的事情上,比如盟约、缔结社会关系、重大财物交易等,而中国长久以来都是通过承诺来解决类似的问题,而承诺本身,也就是一种无形的契约,而对承诺的坚守,也就是中国人契约精神的体现,更多时候人们还是希望可以依靠承诺,相信承诺,并且遵守承诺的,所以人们赞美遵守承诺的人,一诺胜千金成为美谈
当代社会毫无疑问是个契约社会,也是个制度社会,一切都有法律在约束,也都要落实在纸面上,签字以后做不到就是违约,要承担经济和法律的责任,所以人们都会按照文书上约定的去做。这本来是很好的,但同时,文书上没有写的,也就没人做了,因为,反正都是按契约办事,没写的事就不做并不犯法,于是人们做事的标准也就不再是做好事情,而是符合契约,“该做的都做了”就成了一句很常见的措辞,通常被用来推卸责任
也许左传早就预见到了这些,所以在左传看来,承诺的意义在于双方的内心的忠信,承担应当承担的责任,并且严格遵守约定,用发自内心的诚意来规范行为,而不是靠人质这种外来的约束。这是典型的儒家精神,强调自律,而不求诸外力。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内在的约束往往是靠不住的,所以儒家只能作为一门君子修身的学问,用来管理一般人就不适用了
当然了,限于左传的篇幅和目的,有些事情左传没有讲。周平王死后,在郑国当人质的王子狐自然是要奔丧的,可是糟糕的是,在回来奔丧的路上,王子狐死了,这下就让郑庄公很说不清楚了,好端端的一个王子,走的时候活蹦乱跳,可现在却送回来一具尸体,搞的郑庄公非常被动。而即位的周桓王竟然原封不动的把去世的王子狐的尸体又送回了郑国,还任命了新的卿士虢国公,这下彻底激怒了郑庄公,于是就有了左传后面提到的,郑庄公两次派人去抢周王的粮食,从此“周郑交恶”
左传对承诺的形式和精神的的关系论述的非常精彩,以至于我觉得现代人的语言无法精确的传达所有的境界,故原文抄录如下:
君子曰:信不由中,质无益也。明恕而行,要之以礼,虽无有质,谁能间之?苟有明信,涧溪沼沚之毛,苹蘩蕴藻之菜,筐筥錡釜之器,潢污行潦之水,可荐於鬼神,可羞於王公,而况君子结二国之信,行之以礼,又焉用质?《风》有《采蘩》、《采苹》,《雅》有《行苇》、《泂酌》,昭忠信也
如果双方都本着信义的精神,真诚的做出承诺,那么即便用水边的芦苇,山中的草叶这种最微小的东西来作为凭据,也可以感天动地,更何况两国君主订盟,一切都有礼法流程,要人质干什么——注意这里,春秋笔法的微言大义又来了:原本周和郑并不是平级的,但这里只说二国,就等于是降低了周的身份。换句话说,一个“二国”,就是对周的嘲讽,认为周和郑交换人质,就是周在自己轻贱自己,周王室威仪扫地,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周天子不自重
其实我也觉得,一个事事都要签合同的社会,必然是人人都在互相提防,这样的社会总是不那么温暖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