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5年07月23日

读通鉴论(八)

Filed under: 言论 — gcd0318 @ 02:26

魏文侯饮宴的时候听出乐队演奏有问题,于是提出来,却被田子方取笑说,君明乐官,不明乐音,你这么懂音乐,我看你是不懂用人吧
古汉语里相当于现代汉语的虚词之类的语言成分很不发达,所以语义就会很模糊,因此含义也就更丰富。“君明乐官,不明乐音”之间缺少逻辑助词,所以逻辑关系就很难判断,但是结合上下文,可能的关系也不外乎是因果,或者转折
如果是因果关系,那就应该理解为:君明乐官,所以不明乐音
如果是转折关系,那就应该理解为:君明乐官,但是不明乐音
但是无论如何,逻辑上都无法推论出,懂音乐的领导不懂用人。只是中国古代由于逻辑研究一直很不发达,道德经虽然开了先河,而且用缜密的推理现身说法,却缺乏后继者,文人的论理文章和说辩也是较多的各种“因势象形”,类比抽象,全靠受众的想象力,也就是所谓的“悟性”去理解,尤其到了后来宗教大盛的时代,更是如此
有人说,语言文字影响思维,中国文字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形声字,但却要以象形指事为基础,所以能孕育出人的很好的想象力,但是西方的精确科学不能在中国发展出来,也是一种文化的必然
不过无论再怎么扯句子的结构和上下文关系,这话说的都挺没道理的,因为毕竟,设置乐官的目的就是为了管理乐队,演奏出高水平的音乐,而国君作为最终的裁判者,如果不懂音乐,怎么评价乐队的表现,进而评价乐官的工作?只有“明乐音”才能“明乐官”,不懂业务也就不会用人
当然了,这里头有个度的问题,也就是说,对于具体的业务,要懂到什么程度,比如刘邦问当时的宰相陈平关于刑罚和财政的问题,陈平就说,我不管这些具体的事,要问司法和财政部长,我管他们——可见刘邦和陈平都是“明乐官”的人,但他们也必然都不会是彻底不“明乐音”的,至少他们知道分辨好歹,知道什么才是好“乐音”。或者说,作为最终裁判者的最高统治者,可以不做,甚至不会做,但不能不懂,不能不会看不会听——否则乐官无论带出什么样的乐队,演奏出什么样的乐音,都说这就是最好的,或者拖延时间,出工不出力,明明三天的工作,却要半年的期限怎么办?彻底不懂业务会被下属忽悠的
不过田子方的道理其实也不能算是全错,身为最高领导,不应该,更不可能去过问具体的事务,而是要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用这个人来做这件事,而不是亲自操刀,越级管理,否则就会架空中层和基层的干部,也让基层人员很麻烦——国君亲自过问乐队的演奏,让乐官就很难做,因为不能指挥自己的直接下属,也让乐队成员无所适从,万一直接领导背着国君给自己穿小鞋怎么办
所以好的管理者都一定是尽量避免越级指挥的,但不合格的管理者毕竟是大多数,一旦遭遇越级指挥,下层工作人员应该及时和直属领导沟通,并且注意表达方法,免得给人留下有恃无恐,拉大旗扯虎皮的印象
但是说到底,国君能听出乐队演奏的不准确,本身也是理所当然,不明乐音绝对是不应该的。先秦的贵族都应该接受过非常好的音乐教育,有能力发现乐队演奏的问题,只是在处理上,按照田子方的意思,国君更应该首先和乐队长沟通,向乐官问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