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5年07月10日

读通鉴论:七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2:28

乐羊子打下了中山国,魏文侯把中山国封给了儿子,大家都说魏文侯是仁君,唯独任座说这么做不对,应该封给弟弟。魏文侯很生气,于是任座“趋出”,而翟璜却说,只有仁君面前才有直臣,所以任座才敢这么说话——这种绕着弯子进谏的口气其实很多见,著名的长孙皇后在唐太宗面前替魏征求情的时候,说的也是完全一样的话
不过这里头恐怕也大有文章可做
首先我们来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魏文侯把中山国封给了儿子,然后向大家求赞,各位大臣也都很配合的赞了,唯独任座唱反调,结果把魏文侯惹怒了,于是任座退出去,然后魏文侯又问翟璜,翟璜才有了那一番对话
但是任座的“趋出”是有讲究的。趋,就是小步快走,在古代是表示礼貌的一种动作,其实现代也是这样,比如走在狭窄的过道,对面来了人,双方互相礼让,最终先走的一方要快步通过,表示礼貌,切不可慢条斯理大模大样的走过去
换句话说,任座离开的时候是恭恭敬敬的走的,为什么会这样,很难说,也许纯粹是表示礼貌,也许只是在老板面前这么走习惯了,当然也不排除觉得说话嘴有点大,心虚了
先秦的人遇到因为进谏被国君赶出去时,一般都是昂首阔步器宇轩昂而出,甚至有的还会仰天大笑出门去,这才符合人物前后性格的一致性,能说出犯龙鳞的话的人,也都配合着这样的魄力,就像孟子所谓的,真理不应该拐弯抹角,我是道义我怕谁。而唯独这个任座,却是趋出,这很前后不一致,至少也能说明,任座还算不得是个直臣
但是紧跟着,魏文侯询问翟璜,似乎也有点蹊跷。魏文侯应该是了解翟璜为人的,这么问,要么是给自己下个台阶,知道自己刚才有点失态了,但是却相信翟璜会让自己找回面子,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魏文侯和任座联手,给翟璜演了一出戏,用来试探翟璜的——至于翟璜怎么回应,呵呵,我看翟璜这等聪明的人,应该也是能够看懂局面的,所以才说了一句大家都能接受的好话,刀切豆腐两面光,连着拍了两方面的马屁,而且似乎还都有点失真
几个聪明人合演的一出戏,以司马光的智商,看不出来并不奇怪,即便看出来了却不说破也是正常
千万不要忘了司马光写资治通鉴的立场和目标
顺便说一句,乐羊子打中山,那是代价惨重的,当时乐羊子的儿子就在中山国,在那个讲究国际情报工作的战乱时代,这事魏文侯似乎不应该不知道,却还要让乐羊子带兵去打仗,天晓得是个什么路子,就不怕乐羊子临阵倒戈吗?就不为人家的儿子考虑吗?结果,中山国果然杀了乐羊子的儿子,还做成了肉汤送到乐羊子的军营里去。结果,乐羊子哭着喝了一碗,然后指挥军队死战到底,灭了中山国——中山国君带了一小撮人逃进荒山,20年后复国,中山国一直存在到了秦始皇时代,那就都是后话——魏文侯当然不会把中山国封给乐羊子,所以我更加怀疑,让乐羊子攻打中山国,这就是个局,魏文侯是很会演戏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