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5年03月6日

不要忘记袁阔成的现代题材新评书

Filed under: 文化 — gcd0318 @ 03:29

一代评书名家袁阔成先生不久前去世了,顷刻之间掀起了一股缅怀悼念与追忆的风潮,无数网友听众书迷都通过各种形式表达了对这位艺术家的怀念和尊敬,但是很多老书迷在评价袁先生的时候,却往往有意或者无意的忽略了袁先生对新书的尝试,对所谓红色经典的评书改编。这里的原因恐怕很复杂,也许是觉得听不惯,有的根本没听过,又或者是对红色经典所表达的意识形态的排斥,等等。但是袁老的这些作品,比如野火春风斗古城,烈火金刚,红岩,林海雪原等等这些,绝对不能忽视
说新书特别难,这里的难度不只是技术上的,比如袁老自己经常提到,开脸不一样,人物赞要重新设计,各种肢体表演都要改进,还有文学表达上的变化
这些新评书原本只有小说,没有评书本,这和很多老书不一样,有些传统书甚至是先有口头文学,类似评书,然后改编整理成小说文本,比如三国水浒等。从口头文学到书面文学,这种变化会留下很多评书的痕迹,比如很多古典章回小说都带有“看官以为”之类的语言,这就是评书那借来的表达方法。这个现象就说明了口头书面两种文学互相转化的时候,是有难度的,会留下痕迹
那么对于比如红岩林海雪原这种先写了小说再改编成评书的,就要有个“评书化”的过程,或者说“去书面化”,还有个语言上的变化,这个非常难。很多人说红楼梦是最好的长篇小说,但是评书却罕见有说红楼的,不仅仅是因为红楼梦的内容不热闹,扣子少,太清雅,而且也不能忽略的一个因素就是,红楼梦也是没有经过口头文学的阶段,直接形成了文本,是文人独立创作的结果。或者说,三国水浒七侠五义之类的书,都是口头到书面再回到口头,自身就带着评书的基因,只需要一个“逆向工程”就能回到评书的形态。那么如果这个小说本来就没有评书基因,怎么办
我最近和几个朋友一起玩,把一些文人创作的古典小说改成评书讲出来,比如儒林外史杜骗新书等,我自己体会了这个过程,才知道难度,很多人物该怎么设计形态,怎么表达心理,用什么样的声音来刻画,都要详细的推敲
而袁老说那些新评书,就是在做这样一件事,是很有价值的尝试,从评书的技术上来说,不仅是对刻画近现代人物技法的丰富,也是对小说文本的去书面化,变成评书语言的非常珍贵的摸索,值得我们去深入的学习和研究
最后附上我为袁老写的一副挽联,内嵌了袁老的几部代表作,挂一漏万,对仗欠妥,只是表达我对曾经给我带来过无穷欢乐的老人的崇敬:
野火熄春风止,霸王难寻,乾坤楼何人破,三分天下成绝唱
雪原叹林海哀,彭公不再,碧眼蝉谁能捉,十二金钱无影踪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