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4年10月27日

我曾一个人做了两个人约定的事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2:27

几乎每年我都会听说有老同学去世的消息,绝大多数是自杀,偶尔会有个别病故的。潇洒哥说我尚在青年,却早早的体验了老年人的生活氛围,不断参加故人的追悼会。大概是的吧,做我的同学风险还是挺高的,可能仅次于被我由衷的写文章赞美——后者的死亡率截至目前超过90%
大学时曾在一个相声票房玩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我是出名的不靠谱,台下不对活,上台就忘词,忘词了就胡说八道,从来没有过准词,所以几乎没人愿意和我站一场活,因为谁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突然扔冒一句让人想不到的,就把别人给扔台上了。无奈我只好以说单口相声为主
一直到,我遇到了八少
八少大概脑子比我还要奇葩,一直到现在ljer提起八少还说,那是个集各种不靠谱之大成的家伙,就是,走着走着路突然人没了,回头一找,正蹲着看蚯蚓过马路呢。所以我和八少能玩到一起去,他负责观察蚯蚓的姿势,我计算时间,看蚯蚓到底要多久才能过得去马路
八少台上也没准词,但他很少忘词,他只是总有新鲜的想法冒出来,只要他觉得比原词有意思,或者有些传统段子大家都熟了,他忽然想到不一样的词,就会临场现改,所以也没人愿意和他搭档,怕接不住——理所当然的,俩奇葩碰到一块了,必须出点火花,于是我俩的第一次合作就在大家的起哄撺掇下被促成了
实话实说,很刺激,效果也很好,大家都很high,我俩更high,下活以后前后台包括我们俩本人都大呼过瘾,于是我和八少就成了死对,固定搭配
忽而有一天八少拿来一段他新写的相声,我看看写的挺好,只有几个细节还不瓷实,便催他再加加工然后立起来。可八少却不急,总说慢工出细活,一点一点的精雕细刻,还说相声和唱戏不一样,唱戏可以先上台看看观众的反应然后再修改,相声一旦观众看过,再翻回头来一遍效果就难以保证了,还是一次立住了比较好。这个说法当然没错,那么我就由着他。有空了我们还一起琢磨琢磨怎么改,但渐渐的也就不那么惦记了
没过多久,八少被学校交换到新加坡一年,玩笑间还说起,这下有时间了,可以好好加工这块活,并且约定,这一年里一定把它改成型,首演必须是我们俩
谁都没想到这就是八少和我们的最后一面,八少在新加坡遭遇车祸,从此再也没回来
票房的人都不知道这事,还问我为什么八少再也不来了,我只摇头,说不知道。我把这段相声翻出来,把对活改成单口,只在台上露过一次,然后就再也没去过那个票房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