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4年09月17日

其实我还是挺想喝醉一次的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2:04

好像我还真没喝醉过
我的大学生活总是被我描述为书剑诗酒,其实也不算太夸张,除了剑稍微离谱一点,是为了凑个文武全才而塞进去的。我经常是上午睡觉,下午打球,晚上读书,半夜喝酒,喝多了酒作诗,一般会有四个人,有时候更多,但是最重要的就是四个人,和潇洒哥,和ljer,后来加入了灵君。宿舍不远处有个小树林里,曲曲弯弯的有一条路穿过去,三男一女坐石凳的组合让过路人侧目——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那大概是我酒量形成的时候吧,不过我其实是不能喝的,以当时的酒量,大约1升左右啤酒刚刚好适合写作业,能编出无比流畅的程序,酒醒以后怎么测试怎么对,可就是看不懂想不通为什么会写成这样,还以为是神来之笔。也许太白斗酒诗百篇,李白酒醒了看看醉时的诗,肯定不会像个傻逼崇拜大文豪似的羡慕半天吧
其实那时候喝酒本来也不是为了喝酒,而是为了遮羞,有些话神智清楚并且别人知道我神智清楚同时我也知道别人知道我神智清楚的时候总是不大好说,所以拿酒盖脸,也就可以不要脸了。都说酒后失德,那是因为本来就缺德,都说酒后乱性,那是因为性本来就是乱的,都说酒后吐真言,那是因为不喝酒的时候说的瞎话太多
几个穷学生其实也喝不出个什么所以然的,花生米或者苹果梨就算是大菜了,更多时候我们是拿话下酒,拿故事下酒,也就是在那,我给ljer讲了润砚凝水的故事,还笑她不解风情,和灵君斗嘴结果成了十几年的惠庄之交,和潇洒哥达成不读无用之书怎度有涯之生的共识。我们谈的都是别人不谈的话,说的都是平时我们自己都不敢说的事。其实他们也没醉,我知道
喝美了各自回宿舍,微醺着敲门,任凭管理员大爷白眼呵斥——ljer就很幸福,她是本地人,但是和妹妹住,所以不用回家,也不用回宿舍。后来我换了宿舍,换了管理员,每晚都给我留一个很宽的门缝,悄悄地钻进去就可以
错过了最想喝的时候,大概也就没机会了
其实我还是挺想喝醉一次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