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3年12月13日

初中语文害死人

Filed under: 科普 — gcd0318 @ 04:20

上官仪的入朝洛堤步月我早就熟悉,不过最近看了一篇广泛流传的解析,倒是刷新了我的认识。原诗如下:
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
说实话,算不得什么太好的诗,基本就是纯写景,唐代有一段时期,这种诗歌也确实很流行,比如王维的大部分作品,缺乏情绪和个性的支撑,让这种诗的格调也不过如此而已。但是当时毕竟也只形成了这样的审美风气,作者如此写,也无可厚非。所以我也见过很多对这首诗和作者上官仪的评价不高
但是这篇解析确实是刷新了我的认识。其文很好找,百度和互动百科都用的这篇讲解。其文实在恶心,恶心到我都不好意思全文转发,有兴趣的自己去看:http://baike.baidu.com/view/452701.htm
怎么说呢,这种解读的方法是否符合上官仪的本意暂且不论,单说它自己,就无法自圆其说
首先,脉脉一句,如果是化用自脉脉不得语,用男女比君臣,根本不能说明君臣和谐,只能说明君臣间隔
再者,鹊飞一句,如果是化用自曹操的短歌行,那问题更大,曹操说的是天刚黑或者深夜,月亮正明的时候,而上官仪写的则是“曙”,也就是早上。既然解析中提到这是上官仪在宫门外等早朝,那更说明是早上
最后的蝉噪一句问题更大。作者既然点明了时间是秋,那么按照古代文学的悲秋传统,其诗到此就应该是悲凉,而根本就不是什么对民间声音的担忧
其实按照这篇所谓的解析的这种牵强附会乱扯瞎喷的套路,谁都大可胡诌一通,说出一套和它大相径庭的解释,而且还能自圆其说。兹示范如下:
脉脉广川流,用的是《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的“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用男女比喻君臣,来说明自己身为大臣,和皇帝之间总有一条长河阻隔,有话却不能说的苦闷
鹊飞山月曙,化用了曹操的《短歌行》: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曹操此句意思是用月亮比喻君主,群星比喻大臣,乌鹊比喻贤才,树枝比喻割据的势力,君主缺少大臣的辅助,贤才找不到可以依附的势力,曹操下决心,即便经历山海般的困难,也要让天下人归附
这里上官仪化用的月亮指的是当时羽翼还不丰满的武则天,上官仪早就看出了武则天的野心,而鹊飞则表明人才不知该归附于谁,因此才有了最后的悲秋,不光是朝廷的鹊看不清未来的走势,民间在“野”的蝉也只能发出对秋风的悲叹而已
这也和上官仪后来的命运相吻合,上官仪作为最早的一批科举出身的宰相,心里的儒家正统观念让他对武则天这种过于强势的女人有着天然的反感和戒备,这也使得武则天视其为绊脚石,非除掉不可
诶,写到这里我才觉得,原来像放屁一样说话这么过瘾,怪不得这个作者(好像是叫倪其心)这么乐此不疲,也恰好可以解释了为什么这种解读能够流行
不过,这种读诗歌的方法,只能表现出作者倪其心对诗歌的认识还没入门,还在按照初中语文那种总结中心思想的风格来理解诗歌,这种人生不逢时,倘若倒退300年,定是搞文字狱的一把好手,而生在当今,恐怕除了忽悠傻逼以外,也只有扯淡红楼梦这一条出路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