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3年01月3日

舌尖上的十二生肖:兔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2:20

吃兔子这个事,恐怕很多奶油娘娘腔和爱心泛滥的小姑娘都看不惯,不过在有些地区,这还真是一道名菜,比如四川的兔头。卤兔头,北京也有,不过我见到的,挂的大多是双流兔头的招牌,只是我都没有去吃过 。我去成都的时候倒是找了一家尝鲜,说实话,孤王看来也平常,没吃出太多的特殊之处,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卤汁浸的很透,骨头也都酥软了,味道是典型的四川风格,鲜香麻辣,虽然很好吃,但是没有惊艳的感觉,只能说是中规中矩的没给川菜丢人而已,不知是不是因为我选的店不够有特色
其实我吃兔子的经历很多,第一次吃兔子,那兔子基本上还就可以算是我亲手宰的
话说那年我还没上小学,家里通过老街坊弄了两只兔子,原本是作为宠物让我养着玩的,我还记得那是个晚上,同院的阿姨带着一个大纸箱子,里面垫了一层干草,然后就是两只个头还很不小的大白兔。我第一次亲眼看到活生生的白毛红眼睛的兔子,也很是新鲜,但是碍于在场的长辈很多,不敢动手动脚的挑逗,也只得在一边看着。等到阿姨走后不久,我就被催促洗洗睡了,所以当晚就没怎么玩,但是心里却是一直惦记着。及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发现满屋子的兔子屎,都是那种黑黑的粪球,不大,现在想起来,大概也就是成年人半个小指肚那么大吧,很像羊屎蛋,而兔子呢,早就不知去向了。后来我和爸妈满屋子的一通找,沙发下桌子底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一同围追堵截,这才把两只兔子捉拿归案。也是因此,我对它们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虽然也喂食洗澡的伺候,忙的个不亦乐乎,但是始终对它们心存芥蒂——这也就为我后来对它们的蹂躏和虐待打下了伏笔。其实说是虐待,也不怎么残酷,就是在阳台上追它们,因为总听说兔子善跑,说谁跑的快,都说跑的跟兔子似的,再加上整天听龟兔赛跑的寓言,更是强化了兔子跑的快的印象,所以就打算追到了骑兔子,不过也一回没骑过。再就是,总是听说兔子胆小,也成了个个形容词,兔子胆,所以就把兔子抓住放在家里最高的那个柜子的顶上,想要看兔子害怕的时候什么样。可是就没想到,这一对兔子也真节烈,居然双双撒腿就往下跳,结果自然是勉强落地软着陆。我玩了一两回,还觉得不过瘾,反复的这么折腾,终于,人有失手马有漏蹄,兔子也有没准的时候,居然一不留神,就摔了,还俩都摔了,一死一瘸,瘸的那个不久也死了。死兔子怎么处理?自然就是祭了五脏庙——这就是我第一次吃兔子的原因
其实我小时候折腾动物的方法不计其数,被我玩死的动物也远远不只两只兔子这么点。就比如,我曾把金鱼从鱼缸里捞出来,然后放在地上看它们蹦,谁蹦的高,谁蹦的时间长,还和别的家里也养金鱼的孩子打赌,各自把自己家的金鱼从顶楼上扔到楼下,然后再跑下去看彼此的金鱼都死了几个,还有几个活着的,统计死亡率。这事当然会被家人责骂,让我检讨,我还说呢,应该按照金鱼的体重长度分出级别,就像奥运会那样,公平竞争。又比如我曾做过一道很神奇的物理题,大致是说,猫之所以从高处跌落而不会摔死摔伤,不是因为猫有九条命,而是由于猫的身体结构很特殊,骨骼关节灵活柔韧,所以猫能做出两套高空落地的姿势,一套准备动作迅速灵敏,反应快,但是抗冲击的能力差,适合于从低处坠落的时候使用,另一套缓冲效果好,减震充分,但是准备姿势需要较长的时间,适合于从高处坠落的时候使用,猫可以在跌落的瞬间反应出应该选取什么姿势,但是恰好有一个高度,跌落时产生的冲击力,只有用第二套姿势来缓冲才能保住猫的小命,但是坠落的时间只足够猫完成第一套姿势的准备动作,所以猫若是从这个高度掉落,就必然会摔死,题目要求计算这个必死的高度。题目自然是不难,就是个最普通的自由落体和冲量定理的应用,但是我对猫到底有多少种落地姿势,各种姿势都是什么样,怎么选取和变换产生了兴趣,这种纸上谈兵的计算题和一些生物书上的粗略描述显然不足以满足我的好奇心,于是本着百闻不如一见的原则,我就找了只猫,然后让哥们一层一层的爬楼,分别从各个楼层把猫扔下去,我在下面仔细的观察,运用实证的方法研究这个生物学的课题,实践出真知
话说到此好像和舌尖上的兔子渐行渐远了,呵呵。其实对于我来说,上学的时候,吃兔子和吃老鼠一样,实验室的样本兔子也是重要的来源。只是兔子肉的味道和口感并不怎么特别的有个性,还要看加工和调味的方法。兔子肉不挑手艺,烤煮炖炒都可以,搭配各种食材也没问题,所以怎么都能吃。这种几乎百搭的食材我是很喜欢的,如果是主料,想吃的时候,无论用什么都能凑成一道菜,如果是辅料,无论做什么都能放一点,总之都不会出错,只要敢于尝试,没准还能开发出新的风味,不要害怕不好吃,还是那句话,实践出真知,纸上谈兵总是虚的,还是做出来吃吃看,盘子里头才能见真招
我这种不断尝试的做饭风格,和妻做饭的风格就恰好相反。她是个完全的计划经济,每顿饭做什么吃什么都要事先设计好了,然后看家里有什么,还缺什么,再去采购,所以每个菜的每个搭配都有出处;我则是个彻底的自由经济,打开冰箱看看有什么,激发出了我什么样的灵感,于是就没准做了什么,遇到不相干的食材也敢于往一起撮合。也就是说,妻做饭有剧本,都是有准的,我做饭则靠现钻锅,全凭临场发挥。所以,每次我做出来的饭菜,无论好吃不好吃,都是无法再现的,因为我根本就不记得我是怎么做出来的。甚至许悦多年前看到我做饭,故作惊恐的说要我先吃,俩小时后如果我还健在,她才敢动嘴。同样的道理,对于我这种做饭不计划,全靠随机应变的人来说,各种百搭的食材无疑总是能解决大问题的
其实就如我在老帖里多次提到过的,所谓的“有四爷特色的‘吾道一以贯之’”,大致的概括起来也就是说,人的性情总是会反映在所有的事情上,无论是做饭还是做人,爱尝鲜的人做饭也出花活,有条理的人做饭也思路清楚。不过做饭这种事,做好做坏,总之只要用的不是稀奇古怪的原材料,加工的方法到位,火候足够,把食物全都弄熟,最坏的结果,大部分也不过就是色香味全都恐怖无比,倘若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悍,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时候,倒掉不吃也就罢了,虽然浪费粮食,但是起码还能降低风险指数,有益身心健康,要想做的引起急性的食物中毒,那还真需要一点机缘巧合。但是倘若是用在了别的事情上,那可就很难说会有多大的风险了,也许就是差之毫厘,结果却能谬以千里,算账差一点倾家荡产,文章差一点遗臭万年,军事差一点亡国灭种,医生差一点杀人害命。而对于我这种不喜欢也不善于计划的人来说,为了防止不时之需,避免遭遇到关键时刻两手攥空拳的尴尬局面,无论什么事,身边都需要多预先准备点像兔肉这样的“百搭”才能安全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