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2年12月19日

舌尖上的十二生肖:鼠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3:05

十二生肖的第一个就是鼠,要说起来也算是有点难度,万幸我也曾有过吃老鼠的经历,不至于开天窗
听说福建广东的有些地方有吃老鼠的传统,中原则没有,吃的人很少,很多人也不敢吃。龚君也吃老鼠,但是似乎以田鼠吃的最多,因为田鼠个大,想来肉也肥美。但我则不是,我吃的就是生物实验经常用的那种小白老鼠。当然了,不是实验后的,而是还没做实验的
我大学的时候和很多学生物学医药的同学关系很好,所以总能跟他们一起改善生活。所谓的改善生活,其实最常见的活动就是,把实验室的动物偷出来吃掉,比如解剖用的动物,看完了内脏结构什么的,原本就没什么用了,正常的处理途径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们就会选那些肥大健康而且清洁的,拿来吃掉。最值得一提的,当然就是吃老鼠
据哥们说,他们实验用的小白鼠都有标准,比如必须养成多大,用来做药物作用和体重关系反应程度的实验,倘若养的大了,老鼠的反应就会不一样,再给老鼠减肥也没用,所以只好报废,于是就被偷出来吃了。最早我也有点怕,因为我也听说过鼠疫,几乎让欧洲变成坟场,但是转念一想,这可是做实验用的老鼠,专门的培养,身上肯定没那么多细菌病毒什么的,恐怕比我还要干净卫生,更况且哥们说他已吃过几次,那么我还怕者何来呢?于是试探着尝了一口,居然味道还不错,对于我这种整天吃食堂的人来说,肚子里那浅薄的油水底子,当然不可能禁得起这种诱惑,于是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参与了吃老鼠的“不法组织”,甚至后来我还催他们多“报废”一些老鼠来吃
老鼠肉其实挺好吃的,难怪龚君的朋友听新闻说有人用老鼠冒充猪肉灌香肠,会笑说记者无知,新闻有假,倒过来还差不多
不过老鼠这种东西,毕竟很多人都不敢吃,想想都觉得恶心,有一次哥们的同学从上海来玩,哥们要我作陪,我就一直说,别吃老鼠了,哥们不以为然,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刚说这是老鼠,这位上海的来客就吓得看也不敢看,原本那两只老鼠都是为接待他而专门宰的,如今却是便宜了我们几个,好歹也算是没有让这几只老鼠死的委屈
几只老鼠倒也可以看出,让一般人尝试新鲜的食物,往往会遭到抵触。其实这些人抵触的也许并不是食物本身,而是自己心里有道坎,不敢尝试,不能超越以往的体验经验,打破旧有的窠臼。胆小的人,接受能力差的人,不敢逾越雷池,当然永远不会吃坏肚子,但是也必然会错过一些美味
对食物如此,对其他的事物难道不也是如此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