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0年05月5日

一场闹剧

Filed under: 言论 — gcd0318 @ 17:09
某年的春晚,黄宏演的小品,扮演一个业主,因为钥匙丢了进不了家门,于是就找锁匠来开门,锁匠要求看证件,这个倒是不过分,但是证件都在房间里锁着,拿不出来,于是该业主找到了小区的物业,让物业的来给作证。物业也很厚道,承认认识该业主,但是由于业主没有任何证件可以证明其身份,因此物业人员以手续不完全为理由,拒绝作证——恰好其实不久之前,我的家人也遭遇了类似的事件,需要别人出具文书,来证明某些私人的关系
黄宏的这个小品于是就提出了这个很尖锐的问题,但是相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个问题实在是有点太深刻了,所以没有引起什么社会效果
当然了,戏剧的表现手法,往往都是夸张甚至夸大的,但也因此,恰可以把荒谬的事情更加明显的凸显在我们眼前。我肯定可以借此谈谈结论和流程的关系,也可以由此批一批形式主义,这些都是另话,我更想说的是,我们手边的证件,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换句话说,这些给别人看的东西到底起的是什么作用
就比方毕业证吧,我在某学校读书,若干年后,我的学习收获,就是一大捆的各种证书。当然了,这些也不是学校的错,因为找工作要用。这也是因为,招聘方没有能力去判断和识别一个人的能力,所以也只好去看这些证书(这和招生统一考试的路数完全一样,招生学校无法完成人才的选拔过程,于是借助第三方——就比如,教育主管部门——来组织一场考试,以选拔录取学生)
再比方结婚证吧,其实也是标准的给别人看的东西,俩人是不是两口子,人家自己心里最清楚,压根不需要靠个什么第三方(比如,衙门)来出示证明。而且这个证书,也其实都是给别人看的,谁也不会没事就把结婚证拿出来看看(刚拿到手的时候图新鲜的另算),都是由于办一些什么手续之类的,才有必要给别人看一下。当然了,还有个作用就是,离婚的时候靠这个来作为分财产的资格证明——换句话说,早在结婚之初,衙门就预计好了,这俩人早晚得离婚。其实呢,呵呵,俩人想往一块过,没这证书照样过得到一起去,俩人要是不想继续过了,这张纸也是什么都拦不住的——除非当事人觉得分财产的损失太惨重,看在钱的面子上凑合凑合。但是就如我经常说的,让一对不想继续一起生活的人勉强过在一起,是非常残忍的事情
当然了,更可笑的是离婚证,这个老帖里取笑的够多了,这次先放它一马吧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

  1. 黄宏的小品经常有些顺口溜不错!!!

    条评论 由 晓明 — 2010年05月22日 @ 12:12

  2. I simply want to tell you that I am beginner to blogging and truly loved your web page. Very likely I’m planning to bookmark your site . You really have superb posts. Thanks a bunch for revealing your blog site.

    条评论 由 Matthew C. Kriner — 2012年01月14日 @ 06:48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