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看世界

2016年08月17日

别用数据乱说话

Filed under: 科普 — gcd0318 @ 03:49

数据有助于增强论点的说服力,正确使用数据有助于提高论点的正确性,前者是世界观,后者是方法论。这本书重点在于前者,而绝少涉及后者,这大概是决定于这本书的定位,是畅销书而非教科书
说服力和可信度看似相关,其实未必,说服力体现为让受众相信,赢得支持,作用于主观,而正确性则是个客观的结论,可能让人无法接受,但它就是正确的。所以本书用了大量“数字是如何提高说服力”的例子来说明数字能提高说服力,但是却几乎没谈应该如何通过数字得到正确的结论。甚至实际上,巧妙的运用数字,可以让明显错误的结论也显得很有说服力
很多女权癌常提到一个结论,看似可信,因为她们也用了数字:80%的性侵害来自熟人,比如亲属,朋友,同事,同学等,只有5%的性侵害是陌生人在偏僻的地方实施的,所以那些教女人不要独自去偏僻的地方以免遭遇性侵害的说法对预防性侵害的作用很小——看上去很有道理,似乎也是在用数据说话,但是别忘了,每个人和熟人在一起的时间和活动的空间远远多于和陌生人在一起,而且也只有这时候,人会放松警惕性,所以容易遭遇侵害,所以这个80%并不能说明熟人比陌生人更危险,因为两者比较的前提就不一样。如果我们定义危险的计算公式为:
危险程度 = 侵害案件次数 / 在一起的时间
那么熟人危险程度 = 熟人侵害案件次数 / 和熟人在一起的时间
生人危险程度 = 生人侵害案件次数 / 和生人在一起的时间
根据女权癌提供的数据,熟人侵害案件次数是生人侵害案件的4倍,但是和熟人在一起的时间是和生人在一起时间的几百甚至上千倍,所以当然还是和熟人在一起更安全——这也符合我们的常识
同样的道理,某城市盗窃案统计结果表明,装防盗门的住户被盗次数多于没有防盗门的住户被盗次数,所以不装防盗门可以防盗——这个说法的荒谬之处也就很明显了,装防盗门的住户远远多于不装防盗门的,不装防盗门的住户都比较穷,所以根本没有东西可偷
还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随着医学科学的进步,人类的疾病越来越多,可见医学对健康有害,其实也是很扯的说法,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医学欠发达的时代,人类寿命更短,一个感冒就足以致命,所以没机会得更多的疾病
数据还说过更荒唐的话,比如:对机动车交通事故的统计表明,事故发生时有60%的车辆时速在40-90之间,5%的时速超过100,而车辆时速超过150的事故只占所有事故的不到1%,没有一起事故是时速超过280以上的车辆造成的,而肇事司机中,只有20%是酒驾,所以中速驾驶最危险,越快越不容易出事故,而且酒后驾车更安全
仅举这一类错误说明,如何正确的理解数据,是所有“用数据说话”中都要注意的,也是本书作为一本畅销书所没有讨论的。正确的使用数据,不但需要数学知识,计算技巧,还要结合产生数据的领域知识综合分析,这远远超出畅销书的容量,也远远超出畅销书读者的接受能力。所以,对于那些学不会数学,但又希望能通过数据让自己显得高大上的读者,这本书很值得细读精研
另外,书中有些翻译可能不准确,比如游戏理论,根据书中对游戏理论的描述,我估计应该是指的博弈论

2016年08月11日

项羽刘邦为什么都不用韩信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4:25

史料没写,不过我估计和什么出身微贱关系不大。项羽出身很好,但是项羽是个极度自负的人,所以可能根本不知道韩信是谁,至于刘邦,自己的出身也就是那么回事,还要看什么韩信的出身呢?不过项羽不重用韩信也很好理解,韩信是跳槽过来的,而且是大拨轰的社招,当了个小头头,结果还团伙作案犯了死罪,幸好赶上滕公执法,给了个特赦。这号人,换了谁是老板,也不会提拔当高管吧
民间传说就情节丰富了,说刘邦早就知道韩信出身低,要过饭,所以萧何怎么推荐都白费,韩信虽然拿着张良的推荐信,但是出于所谓的自尊,就是没拿出来。可就算没有所谓的出身和要饭的问题,刘邦出于和张良的约定,也不可能让韩信挂帅,否则,这头韩信当了大将军,那头再来一个拿着张良推荐信的高人,怎么办,用谁不用谁,让张良的面子往哪搁
不过吧,民间故事传说什么的,从来都是不讲逻辑没什么道理的,为了要结果,剧情怎么发展都没所谓。本来挺简单的事,讲的更简单了

2016年05月19日

每次升级都是所有接口一起改

Filed under: 生活 — gcd0318 @ 04:09

我打算自己写一套了

2016年05月16日

可惜天变人不变,不废江河万古流

Filed under: 视听 — gcd0318 @ 03:05

《百鸟朝凤》这个片子还是很耐看的,有兴趣的去看看吧,虽然这片的排期和票房是靠明星讲面子撑场子才保住的,但是其实,这片值,只是没人会想到去看,因为没有明星,剧情也不讨巧,就像儒林外史说的,缺少“气机流走者”,所以不够吸引眼球。但是陶泽如真是好角,让我不得不再重复一遍我说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那句话:现在只能看着这个岁数的演员飙演技,因为也只有这些人演技够用。其实片子的很多细节颇值得玩味,比如片里提到过的村子都以五行命名,就很有趣味,当然了也很省事,五个村子足够讲一个完整的故事,就算要多几个地名,那就加上日月,就像日本人的一周七天,再多还可以用八卦,用干支,怎么都够用
百鸟朝凤实有其曲,而且是很著名的一支唢呐曲,创作于解放后,听说是1953年,作者是一代唢呐名家任同祥,原本这个曲子除了屡获殊荣,而且确实要求很高的表演技巧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而且恐怕也确实渐渐要被遗忘了,但是现在被这小说和片子一渲染,知名度想必暴涨,而且恐怕以后民间都要以为百鸟朝凤是一曲高规格的葬礼音乐了——真不知道这是片子的功还是罪。片子里几次演奏百鸟朝凤,但吹的根本不是百鸟朝凤。这个曲子很好找,有兴趣的不妨也找来听听,挺欢乐的,适合娶媳妇过年,不适合出殡
原著我没看过,只好跟着电影说情节。片子给葬礼音乐分了等级,把百鸟朝凤定位为规格最高的送葬曲,这颇合中国人盖棺论定的传统,死后给个评价,死者家属甚至举家跪拜,只为给自己的先人求一曲百鸟朝凤,这种现象恐怕只在中国这种史传传统极强的地方才能看到,因为中国人在乎别人的评价,不只是生前,死后也在乎,不只是本人,后代也在乎,史家一根笔能让君王肃然起敬,一字之褒贬,或荣于华衮,或严于斧钺,所以孔子做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但是这种判断有个标准吗?比如孔子编订春秋,其实就是以孔子的个人价值判断尺度来褒贬,因为孔子日后被誉为圣人,所以春秋就成了垂范后世的榜样,让人知道了好歹的标准,所以孔子虽然口口声声述而不作,但其实也夹带着不少的私货,比如顺手就创造出了一套标准,干了“立法”的活
但是片子里,谁配得上百鸟朝凤,其实是没有一个明确尺度的,虽说有诸如德高望重之类的几句话,但最终还是要唢呐班主的判断。唉想不到当个唢呐班主还真累,不但要钻研技艺,教导学生,做家务干农活,还要修身养德,而且更重要的是,周边十里八村的大小事由都得门清,否则没法判断给死者吹什么级别的哀乐。万幸片子里焦三爷明察秋毫,处置得当,也让人信服——是的,让人信服,这是很重要也很麻烦的一点。其实结论的对错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让人信服
片子设定的背景虽然是现代,但巧妙的把故事讲在了乡村,所以描述的还是个典型的中国传统的人治社会。人治社会适合小国寡民,地理位置集中,人口较少,而且彼此知根知底,买东西都可以刷脸,秋后算账,所以欺骗是很难的,在这样的环境里,对一位死者的评价也不会有失偏颇,容易让人信服,吹了不同级别的送葬曲,也不会有人怀疑唢呐班主是不是收了丧家的贿赂,或者和死者有个人恩怨。现代社会就是因为人多地方大,不得不弄出了民主这么个被柏拉图认为最烂的两大政体之一的东西(另一个是僭主)来达到让人信服没有抱怨的目的——而且经常还达不到
现代社会确实很麻烦,越来越开放,人口流动越来越频繁,分布越来越广,也就导致人们对身边的人都不了解不熟悉,物理距离很近的人心理距离很远,楼下的便利店都不赊账。一座居民楼的住户恐怕还不如红楼梦里的一个家族上上下下主子奴才加起来的人多,但是红楼梦里人与人之间熟悉的程度可要比现在的楼上楼下高得多。没办法,这就是时代的变化,每个时代有各自的特点,每个时代的人也有各自的活法,这个时代的人不理解什么叫贵族,也看不懂红楼梦里为什么必须靠礼教管理起这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礼教是什么——不过这并不妨碍现代人整天骂礼教
但是毕竟,时代是要变的,现代化迟早要来,而且就像教科书里反复强调的,从没有哪个旧时代会自甘退出历史的舞台,即便没有观众也要在舞台上多待一会,所以新老时代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在片子里,这体现为生活方式随着时代在改变,尤其集中在那场唢呐班和洋乐队的对台戏上。或许是为了场面吧,片子在这里还加了一场武斗,我不知道小说原著是怎么处理的,但我觉得这样固然很刺激,场面很大,但是却分散了主题,不够震撼人心
两个乐队参加一场庆典,主家已然让唢呐班休息,换洋乐队演出了,而且观众也确实被洋乐队吸引去了,这就是设定好的前提,大环境是迎接现代化的,唢呐班却突然自作主张不计后果的开始演奏,这就有点没必要,反倒把主题做小了。中国自古讲究货卖与识家,只有受到对方真诚的邀请,才会士为知己者死,如果不认可对方的,大可转身走去,就像韩信初见刘邦立刻就走,就是因为没得到刘邦的重视。其实可以把洋乐队的受欢迎和唢呐班的受冷落加以对比,让唢呐班被遗忘在角落,着力渲染这个气氛,然后唢呐班灰溜溜的离开,在庆典之后的游天明身上找戏,而不去讨打架的巧,导致削弱重点,尤其不该让那几个小混混出现,把时代的冲突拍成了一场无知乡民的意气之争,主题都没了——不过求名不求利的意气之争本来也是中国传统中的一部分,就像打官司的秋菊,剖腹的六爷
无论唢呐班还是洋乐队,在观众看来,都是仪式典礼上用来渲染气氛烘托场面的角色,本质上新老两种乐队都在做一样的事。而且听名字就知道唢呐也不是中国自产的乐器,它应该是东汉或者南北朝以后才从西域流入中国,进入中原可能要到宋朝之后,还有人说明朝以前唢呐都不是主流乐器,那么在唢呐之前也肯定有其他的乐器主宰着婚丧嫁娶,难道只允许唢呐取代了别的乐器,就不许别的乐器取代唢呐?你做了初一,别人也能做十五,和尚摸得我摸不得?没这样的道理
可惜就可惜在,时代会变,但人性不变。时代变了,洋乐队来了,但人性不变,只有婚丧嫁娶才会想要找个乐队热闹热闹,唢呐班没有别的用武之地,洋乐队看上的也是一样的市场机会,两下里都是在抢同一块蛋糕,所以碰是必然的。让我们脑补一下这样的场面:过去的中国人出殡,穿一身白找宗教人士(和尚)念经,现代的中国人结婚,穿一身白找宗教人士(牧师)念经,各做各的生意,和平共存,那该多好——反正佛教和基督教都不是中国人发明的
但也只是我说的这么大方,身在其中的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描淡写,因为这不但是物质上的演出费,还有精神上对自己传承的甚至是唯一擅长的技艺的坚守。其实每个行业的人都不妨回顾一下自己这个行业的发展史,无论技术的革新还是艺术的流变,都有明确的时代特点,也都有一些人始终坚持着过去的传统,但更多人是因为新的变革而加入进来,这就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新生事物虽然不一定进步,但一定不会停步
现在我们说“艺术”这个词的时候,通常都是用它的西方传来的意义,其实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很多所谓的艺术都不好算是艺术。西方的艺术更多的是指纯艺术,也就是为了艺术而艺术,艺术有它自身的目的,甚至艺术本身就是目的,包括科学也是,核心问题都是来自学科自身,而不是实现外来的需求。但中国不是,中国的艺术都有太多的外部诉求,承担了很多艺术以外的东西,琴棋书画大部分时候不是作为艺术而存在,而是习惯上被分为教育和技术两类,也就是所谓的道和器。前者比如练字下棋以修身养性,各种书论棋论,都会提到如何通过这种艺术活动来提升自我修养;而后者,就比如片子里唢呐班,要应付世俗的各种仪式,还肩负着替死者盖棺论定的使命——其实这也不算越俎代庖,中国的音乐从一出现就带有政治和社会的意义,有区分等级的作用,对活人也是如此,所以孔子会因为八佾舞于庭而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时代就是会变的,现在没多少人弹古琴下围棋了,人们有其他修身养性的手段,西洋镜里说,只要是人就得看戏,不看戏的是畜生。可是现代人也看戏,看的是电影,不看京剧了
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文艺的寿命当然不可能超出它所依托的社会基础,现在连土葬都没了,谁还会写墓志铭神道碑呢?现在不是它的时代了,每个事物都有它的寿命,早晚是要死的。就像我很早之前说的,我们需要明白这个道理,但这并不是要我们对死亡漠不关心,而是让我们在不得不面对死亡的时候能够坦然泰然,不会手足无措,以及更重要的,无论眼前的一切有多美好,都始终保持危机感,珍惜当下,不要以为铁富贵一生注定,烈火烹油般繁华的宁荣二府也不过百年的运道而已
片子的结尾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勉强找来了个不算团圆的团圆,但也很让人琢磨:然后呢?什么叫遗产?说白了就是给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找个葬身之地,就像瓶子里泡着福尔马林的标本,留着让后来的人们知道它曾经存在。古人追求三不朽,这大概也算是立言了吧——但是谁又能不想立功呢?更何况这里是中国,片子把大环境设置成了传统的中国社会,唢呐又是传统的中国文艺,被保护,就说明它已经不足以支持自身,变成所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就宣告了死亡,这既是个保险箱,也是个死胡同,再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难道真的没有出路了吗?我看是这样的。有人说唢呐可以改变自身来迎合这个时代,我看还是算了吧,让它安安稳稳的死,给它个囫囵尸首,保留最后的尊严。既然不属于这个时代,那就别让一百岁的老莱子粉墨登场彩衣娱亲了——更况且还不是亲生的。当年京艺论坛的酒神网友在谈到京剧革新的时候说,一门艺术一旦已经形成了稳定的样子,就不要再为了迎合时代而改变了,否则即便如古典诗歌那样有极其强大的内核,也会变得面目全非,更何况京剧没有这么强大的内核,只怕会失去自我,不伦不类。这个道理用在几乎所有的传统艺术形式上其实都成立,还是那句话,时代变了,随它去吧,自古以来那么多绝技失传,可惜吗?新的时代自然会有新的绝技,江山代有才人出,儿孙自有儿孙福,今天的经典就是昨天的流行,今天的流行也许就是明天的经典
每个行业的发展史都是这样的一条不归路,也都会有一些人面对变革选择了坚持。坚持只能赢得尊敬,不废江河万古流

2016年05月9日

唐诗三李

Filed under: 文化 — gcd0318 @ 03:48

都说唐诗有三李,李白就不多说了,李白其实不属于任何时代,李白属于所有时代。有趣的是喜欢李贺的人好像也都喜欢李白,不喜欢李白的人也同时不喜欢李贺。大概这两人都是靠想象力创作的,只不过李白天才任性,李贺毕竟没长大,路子还不正,没来得及修炼成仙,却早早变了鬼,杜牧说李贺语言和想象超过屈原,可惜没有足够的人生体验,所以思考深度差得太远。至于李商隐…用一代文宗上官婉儿的标准衡量,李商隐根本不会写诗

2016年05月5日

好玩的项目果然都没法产业化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4:49

观众筹名单有感

2016年04月25日

励志影帝陶渊明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3:49

群里讨论中国文学史上最牛逼的三个诗人,李白杜甫基本争议不大,第三个名额比较难,大部分人在苏东坡和陶渊明之间徘徊,其实感情上我倾向苏东坡,但他真的不配,有个别说白居易的,当场就被踢出了群,没人提王维,我估计否则下场应该同白居易。最后尘埃落定,花落屈原。屈原作为第一个有史可查有作品传世的有名有姓的诗人,凭一己之力撑起了中国诗歌源头的至少四分之一,要说也当之无愧。屈原开启了诗人时代,李白登上了诗之正体的最颠峰,诗风到杜甫开始走上变体,这三个人一仙一圣一巫,倒也真是没人能再和他们平起平坐
不过这一番讨论,却是让一代励志影帝陶渊明又回到了我的视野里来
先秦诗歌多是向往城市的生活,很少有城里人想下乡的,因为城市不但有祭祀还有市集,既是圣世界又是乐世界,一直要到秦汉以后甚至更晚才开始流行城里人下乡。但是我总觉得一直到盛唐的绝大部分所谓田园诗人,都是坐在书斋里yy农家的生活,或者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看,所以他们的笔下,田园牧歌只有闲适悠然,仿佛只要不用上朝上班就全都是极乐世界,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今天
岂不知一行都有一行的难处,田园生活哪有那么简单,今天大城市里的小白领去了乡下,别的不说,单是没有wifi就能要了他们的命。相比我们,古代的城乡差距其实要小得多,但只怕那些城里的老爷们要想适应,也没那么容易——至少比坐在屋里yy要难得多
而陶渊明就不是个旁观者,他是个体验派,他应该是真的去了乡下,有自己的感受,只有陶渊明笔下的农家生活是有辛苦也有乐趣的,而其他诗人都只知道乡村生活很悠闲,却写不出早出晚归的辛苦和听天由命的无奈,想来那时候的农民都很愿意活在文人的笔下吧,因为没有风吹日晒,没有人祸天灾,耕种之外还有诗酒琴月,何等的自在——印象中这个局面就是一直要到了中晚唐才有所改观,文人才开始想到,原来农家生活不止有乐,也还有辛苦,大概是一直要到了中晚唐那个动荡的时代,才真的有文人再次亲身体验乡村生活吧,知道了锄禾日当午的难处
但陶渊明不一样,陶渊明应该是真的种过地的,至少也是真的在种地的第一线体验过的,所以他知道乡下生活的辛苦和忙碌,“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和当初在都市里做官的生活相比,这里只能算是凑合活着,“日入室中暗,荆薪代明烛”,文化娱乐也贫乏,整天想的都是土里刨食的那点事,“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而且种地很难,常有“草盛豆苗稀”的惨象,就算小有收成,也不可高兴太早,“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庄稼如此,人也好不到哪去,经常有人“死没无复余”
这么辛苦,陶渊明还是要住在这?大概也只能是因为他喜欢,他愿意吧
那么陶渊明是不是很淡泊呢?反正,听说是。我从小就听说陶渊明是个淡泊的人,放着高官厚禄不要,愿意去乡下种地,还觉得每天喝喝酒看看花挺美的
是啊,陶渊明的乡村生活是可以喝酒看花的,因为他原本就不需要种地。不必查陶渊明的身世家谱,单看他的时代就足以说明他一定是贵公子出身。魏晋南北朝是个拼爹的年代,能不能当官全靠家庭背景,陶渊明做官十几年,最后还是自己不想干了,可见祖上荫德不小,家里应该本就吃穿不愁,无论在朝做官还是去乡下种地,其实都不是生活所迫,不是为了赚工资而求职,所以可以任性的择业,找个事情做做,别让自己闲着。所以我就觉得陶渊明也许并不是喜欢乡下,而是只是不喜城里的欢热闹罢了,其实乡下城里对他来说都是一回事,反正“心远地自偏”嘛。所以他的乡村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酒有花有月,有“漉我新熟酒,只鸡招近局”的社交趴体
所以既然陶渊明想要的并不是标准的农家生活,他肯定也就一定不会喜欢在乡下辛苦的种地,只是既然说了要去,而且真的来了,那就这么回去也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才写诗来给自己鼓劲,以及做宣传。于是陶渊明一辈子的文学创作都是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尤其诗言志,陶渊明在诗里大写田园苦乐,正应了道德经所谓的,缺什么想什么 ,没什么说什么。都说大隐在朝市,小隐在陵薮——白居易还说,不如找个没什么正经事的官当当,可谓中隐,这才最爽——看来陶渊明的田园生活,也不过就是魏晋南北朝最流行的行为艺术的一个变种而已
但是陶渊明一代翩翩贵公子,国家公务员,还真的去过乡下,还真的体验了一把种地,还真把这个给写出来了,这就不得不让人佩服影帝的本色
影帝尚且这么拼,更何况我等呢?人间励志传奇,也不过如此而已了吧
共勉,不过我估计无人共鸣,还是留着自勉吧

2016年04月20日

又刷了一遍taoup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4:10

十年以来每隔两三年就把这本书拿出来再读一遍,而且一遍比一遍读的快,一方面是我自己的领悟提升了,不用反复琢磨,再就是,这本书确实太老了,很多例子都找不到了,也有很多已经不再适用了,都被我一带而过。但是最后的几个寓言倒是常看常新
都说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其实根本不是,变的只是皮毛,内核已经几十年没有突破了,所以有时候我也喜欢把很早的东西拿出来看看,看十年前的人是怎么预言今天到底,也就顺便想想十年后到底会怎样
结论就是,无论怎么预测未来,一定都是错的
这就是未来的魅力,万幸这是个每天都有悬念的行业,让我还有继续做下去的兴趣

2016年04月18日

睡睡醒醒,不如不睡

Filed under: 生活 — gcd0318 @ 05:17

起来写东西

2016年04月15日

又一个时代结束了

Filed under: 篮球 — gcd0318 @ 04:05

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科比是个比较近的偶像,因为年纪差不多,不像魔术大鸟乔丹这些上一辈的传奇那么遥不可及,或者指环王张伯伦天勾这种远古神兽只活在传说里。科比出道的时候也是我刚学打球的时候,他就像个一起打球的人,没那么多光环。现在这个一起打球的人真的不打了,其实也是在说,我们都老了
每隔几年都会有一些人离开,也会有一些人出现,我们关注的球星从乔丹米勒变成便士奥尼尔,又变成科比麦蒂邓肯,保罗甜瓜韦德,乃至阿杜库里,这就是时间

2016年04月14日

这周末如果有空就把家用云坏的节点全都补上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4:10

不过估计还是没空的

2016年04月12日

我的bug北京的堵车和爱情是一回事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3:41

不知从哪来,也不知怎么就没了,无论它是否出现都有个问题无法回答:为什么会这样呢

2016年04月11日

今文尚书就是个笑话啊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5:08

一百篇有七十多篇没背下来这没什么,太难了嘛,可就这背下来的二十几篇估计都不靠谱啊,怎么居然还成学派了,怪不得有人说汉朝就是个骗子时代

2016年03月31日

怎么总有人说苏东坡很有趣呢

Filed under: 科普 — gcd0318 @ 04:13

其实苏东坡很无聊,谁要是觉得他有趣,那就是真不理解他。难道苏东坡喜欢画竹子炖猪肉,晚上跑到河沟里蹲半宿,只为了研究这个山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所有让人觉得很有趣的事,都是苏东坡倒霉的时候干的,他罕见的春风得意的时候没这么多风流事,科举的考场作文也是严谨的很,当部长的那半年就不写这些好玩的文章
苏东坡确实是大才子,什么都写,一样的江城子能写西北望射天狼,也能写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虽然这是乱规矩的,所以李清照就说,小词而已,苏大学士至于写的这么吃劲吗
苏东坡的文章写来其实没什么情趣,只是被人读出来了情趣而已。所以他说何夜无月何处无松柏但少闲人如吾二人者耳,读起来觉得很漂亮,就这两句值金子,能让人打滚骂街的那么好,但仔细想想苏东坡,设身处地的想,为什么这么短的文章让人拍案叫绝,因为苏东坡写到人心里了,为什么能写进人心,因为苏东坡也走心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夜景让苏东坡动心,因为苏东坡太久太久没有过这么简单干净纯粹而且快活的生活了
真论情趣,苏东坡比秦观差的远,王国维就讲过那个故事,秦观写了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苏东坡说你这十三个字只写了一人骑马门前过,这人是有多无聊,把一句生动鲜活的描写给扯白了
所以读苏东坡写的东西,从不这么玩闹,秦观的情趣,是真情趣,秦观就是个贪玩的人,苏东坡的情趣,那是在掩盖他的无聊,物极必反,物极必似,一样的无聊,从反面表现出来,为了遮盖无聊,才玩命的强调有趣,其实是没事做的苦闷逼出来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你以为苏东坡真愿意留在岭南?苏东坡不是李白,苏东坡不止有才华,也有行政和决策的能力,哪个大政治家放着家国天下不管,愿意整天琢磨怎么种地?他写信说,这地方好吃的多,你们别告诉别人,要不有人来跟我抢。读着好玩吗?读出酸了吗?那是真酸,不是醋酸,是心酸
现代人看古人,总觉得这个是科学家,那个是艺术家,其实仔细想想,他们想做科学家艺术家吗?徐光启要是能好好当官,他愿意回家种土豆种玉米跟利玛窦一起翻译欧几里得几何吗?李时珍如果科举顺利,才不要当医生——大概唯一的例外就是徐霞客,他是真的只想出去玩

2016年03月28日

同步数据测试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4:51

发布

2016年03月24日

有时候无知确实挺省心

Filed under: 言论 — gcd0318 @ 03:57

比如文科生看科幻片就不用想这里头有多少常识错误

2016年03月22日

以后有事得赶紧记录

Filed under: 生活 — gcd0318 @ 03:51

想好的算法又忘了

2016年03月21日

诗歌声韵的演化过程远比绝大多数教科书写的更复杂

Filed under: 科普 — gcd0318 @ 03:44

这事得慢慢梳理

2016年03月18日

天下哪有那么多值得编的程序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2:51

除非突破图灵可计算和冯氏体系结构的计算机出现

2016年03月17日

django还是先天不足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3:50

耦合太紧了什么都加的不舒服

2016年03月15日

很久不写内核了

Filed under: 生活 — gcd0318 @ 03:58

突然动手,好陌生

2016年03月14日

妹纸们嫁人千万别找我这样的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3:54

啥都会修啥都会做,家里都用不上新东西

2016年03月11日

打算搞个一起玩的平台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4:43

就和山寨jira一起弄吧

2016年03月10日

这年月还有人相信勤能补拙这种鸡汤话

Filed under: 视听 — gcd0318 @ 03:47

拙就是拙,勤也就是个心理安慰而已

2016年03月9日

想的好好的回来配置开发环境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3:36

结果却忘了是哪台机器要配了

2016年03月7日

有时候觉得团队也挺重要的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4:07

可以把我不想干的没啥技术含量的事交给别人,比如做ui什么的

2016年03月4日

编程入门靠干,深造靠看

Filed under: 科普 — gcd0318 @ 03:47

其实干啥都一样,基本功训练怎么都绕不过,什么思想灵感都是在枯燥的基础训练之后才谈得到的事

2016年03月2日

我觉得以后选配件还是坏什么换什么吧

Filed under: 生活 — gcd0318 @ 04:10

全套更新结果总会有不配套的

2016年03月1日

吃多了千万不要以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待着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3:42

太容易计划外睡着了

2016年02月29日

鸡汤文也不能没常识

Filed under: 科普 — gcd0318 @ 04:08

偶见一则鸡汤文,大致是说作者捡了一只流浪猫并善待,但流浪猫当着作者面和别人玩的不亦乐乎,于是作者再也不收留这只猫
剧情不过如此,不过文中却多次提到流浪猫浑身肮脏,这显然是作者在瞎编了。猫能自己清洁,无论有主还是野猫都会把自己打理的干净。作者写的似乎更像流浪狗,恐怕作者是怕惹怒狗粉才用猫来说事吧,八成作者没见过流浪猫
无独有偶,还有人写义犬救主,却编出狗累的浑身出汗的桥段,也是很露馅的。这个故事还被收录在聊斋志异,可见蒲松龄老爷子也是没常识的,根本没见过狗累是什么样子

2016年02月26日

记录一朵奇葩

Filed under: 故事 — gcd0318 @ 03:49

刚才给自行车调闸,就想起上次在4s做汽车保养的时候偶遇的一朵奇葩
当时此奇葩就在我前面,听客服告诉他,他的车刹车片不行了,还有大概两毫米,顶多再坚持几百公里,一般人肯定就准备换了,可是这么容易就换,那还能叫奇葩吗……他问:“我马上跑长途,高速刹车少,是不是能多坚持一段?”

2016年02月24日

尴尬的处境

Filed under: 感悟 — gcd0318 @ 04:46

写过卖钱的东西,却没写过值钱的东西

2016年02月22日

莫名其妙进程没了

Filed under: 生活 — gcd0318 @ 04:21

没有任何输出,系统级没记录,邪门

2016年02月19日

苹果呸进中国了

Filed under: 言论 — gcd0318 @ 04:06

以苹果一贯的一家独大的做派,跟班的小弟必须听话当好奴才,否则没法一块玩。不过我估计,顶多半个月就会被抱怨苹果呸不好用的帖子刷屏,除非没人用。指纹开机都经常失败呢,还指纹支付…我就呵了个呵的

2016年02月17日

一个技术宅的日常

Filed under: 生活 — gcd0318 @ 03:44

神清气爽写代码,头昏脑胀焊电路

2016年02月16日

终端挂载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3:48

主线

2016年02月15日

对等发布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3:25

对等发布官方

2016年02月14日

问题记录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4:05

没有分类
客户端上传失败

2016年02月4日

同步发布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2:11

测试

2016年02月2日

同步更新

Filed under: 广告 — gcd0318 @ 02:19

http://equn.us/blog
预备期间

Older Posts »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d 博主赞过: